我的第一筆薪水

多年來,母親一直不解:北上讀書的女兒,好端端地怎麼弄到手腕肌腱
發炎,只道是我打網球運動傷害!
年幼即失怙,然而,由於仍有母親溫暖的臂膀可靠,我未曾為生活憂心
。直到考上私大,眼見平日捉襟見肘的母親支付龐大的學費後,還要為
我的生活費操心,我滿懷歉疚。為了不再增加母親的負擔,我毫不猶豫
地到學務中心申請工讀…清洗行政大樓走廊以及教授辦公室。
每天清晨五點半,我便衝出宿舍,在空無一人近百尺黝黑的長廊,邊唱
軍歌壯膽邊小跑步推著拖把快速擦拭。七點一過,當學生陸續進校門後
,我便儼然無事人般回到教室上課,盡學生的本份。
在七0年那個時代,自學務處領到助學金捌佰元的那一刻,薪水袋雖然
輕薄,但足以讓我忘了先前所有的辛苦與恐懼。心滿意足的到學生實習
銀行,慎重其事地把生平第一次的薪水存進了戶頭,一心為自己已然能
自力更生減輕母親的負擔而自豪。
我一直沒告訴母親,我的手就是冬天洗拖把的後遺症!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