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的醫生

暑假時參加了一門生命教育研習課程。課堂中某位從事中醫職務的講師言及:「中、西醫學最大不同處在於…西醫針對病症做減緩治療,血壓高服用降血壓藥,血糖高就輔以胰島素;中醫則依望聞問切尋找造成血壓、尿糖失調的因素,從根本做調整。」醫師的一席話讓我滿腦子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西醫根深柢固的觀念頓時產生另類思維。

母親血壓高近半世紀,她老人家最不能平衡的是,打從四十出頭便喪偶,一家五個嗷嗷待哺的幼子食指浩繁,能圖三餐溫飽便已屬不易,怎可能會被富貴病纏身?這實在無法讓她心服口服。

為了能有健康的身體照顧失怙的孩子,老媽媽每天曙光乍現便出門爬山運動,數十年來如一日,更謹遵醫囑飲食控制,然而,慢性疾病如影隨形般無法與母親絕緣,藥量與年齡逐年成正比。直到往生前數年,為免因健忘而耽誤了用藥,母親每餐的藥物都靠小藥盒把關,大量的藥劑在某方面醫好了她的疾病,在某方面卻也造成了腎臟及胃的負擔。

年近半百,當無意間發現自己血壓竟無聲無息偷偷飆上二百,我心頭一驚,想到後半生可能都要靠藥物降壓,我不禁心生恐懼,決計做最後的困獸之鬥。我慎重思考聽從中醫的建議,先查尋血壓高的成因再對症下藥,畢竟知己知彼才是百戰百勝的利器!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