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

走讀旗津食宿遊購

  南台灣的秋天,對銀髮族而言,是最適合外出旅遊的季節,乾燥的氣候,不冷不熱,順著自己的體力,慢慢地走在陽光裡,享受光和空氣。   一大早,趁著大高雄都會區人們還在睡夢中時,悄悄搭上油電渡輪,享受有別已往,嗆人的柴油味和嘈雜地引擎聲,享受安靜清新的哈瑪星港灣的美,晨光中的八五大樓,在霧氣的蒸騰中,別有一番風情。 旗津渡輪油電船安靜沒嗆人的油煙   旗津島原本是一個沙洲半島,與小港區相連,1967年...
走讀旗津食宿遊購

想念台灣古早的人情味

  什麼是幸福?在自己有限的能力範圍內,伸手扶人一把,你會驚訝的發現,快樂在血液中流竄時的激情;什麼是幸福?當看到他人因自己微不足道的付出,露出儼然重生的希望笑容,自己驀然體會存在的踏實感;什麼是幸福?有人因你的關懷,不再孤單,再次堅強面對人生考驗,你頓時明瞭原來自己不是可有可無,你也是另一個人的肩膀。你懂得了,自己所擁有的一切是如此的珍貴。   愛,不是施捨,是把發自內心真誠的關懷付諸行動,一個...
想念台灣古早的人情味

莫以己心度他人腹–論美食部落客

  一直很低調的過著悠閒地退休生涯,在街頭巷尾中尋找令人雀喜的小亮點,並以分享為樂事,不知為何,總會被人質疑分享的出發點。初始,尚可以淡然處之,但是,看多了負面的說辭,我想,也是該站出來為絕大多數部落客說說話的時候了,免得這麼多充滿熱情的美食客,都被人理所當然視為既得利益者,遭受人格污衊,將來,還有誰願意為美食文學淌這渾水。 部落格是幹什麼用的?   其實這麼說,很多美食客和我一樣,都有著自己的正...
莫以己心度他人腹–論美食部落客

誰看電子書?

  身為外省第二代,有著先天語言的優勢,因此,自小就常代表班上參加朗讀、演講比賽,久而久之,不自覺練就了拿起書稿,不用預覽就能一氣呵成,流暢唸到底。   兒子小的時候,老喜歡聽我念故事,為避免自己不小心打瞌睡,不時,我會邊朗讀邊加些語氣,增添一些情境與氣氛,沒想到,別家小孩是邊聽邊睡覺,我家孩子是越聽越有趣,到最後,不得不改放錄音帶,逼他睡覺,我才好抓緊時間整頓家事。   孩子讀書的階段,一家人能...
誰看電子書?

召喚

久旱不雨 不僅是日月潭底的青蛙知道 連天天擦滋養保濕的皮膚也明瞭 渴呀 渴呀 每一個細胞都在做垂死的哀號
召喚

相識只為了一起去賞花

  得悉雨僧大姐將返台,我忙不迭的把所有的活動能排開的排開,該趕的文稿全趕完,為的就是,可以心無旁騖的好好和她及Iris聊聊,這二位因UDN而結識的好友。   人生的因緣怎會如此奇妙,第一次和雨僧姐和重陽、Iris在台北明星咖啡館見面前,我只知道她是在我人生最低潮期,一直在網落上關心我,為我和兒子打氣的網友,直到見了面,聽大家私底下稱呼她的大名「徐喚民」,我登時愣住了,心裡還一直在想,天底下地上頭...
相識只為了一起去賞花

成功是屬於永不放棄的人

這些年,一再在媒體上看到農漁民無奈訴說自己心血耕耘的作物,連採摘的價值都沒,可是消費大眾卻也都表示自己所購買的蔬果「貴森森」,買不下手,每看到這場景,我都忍不住喟嘆,中間商層層剝削,這是必然的結果,唯有讓供需雙方直接交易,才能達到相得益彰。 自從當了公民記者,多次參與地方政府行銷在地產業的媒體踩線團,我終於閉上自以為是,大肆批評政府不力的嘴,因為,我真的有看到地方政府積極在為老百姓爭取,拜託所有與...
成功是屬於永不放棄的人

星洲老爺 Bistro 21 & Wine Bar的食後雜記

上星期一家人到星洲老爺 Bistro 21 & Wine Bar用餐,回家後,我寫了一篇分享文,星洲老爺 Bistro 21 & Wine Bar---c/p值極高的完美料理,然而,不知怎地,這次,我心中卻不像往昔,寫完了分享就像是風過水無痕一般踏實,我的思維一直困在某種難以形容的情境中。 昨天到彰化採訪,一整天,我都無法集中心思,一路上,我再三在手機上看著自己的文章,思考自己寫的是否太草率,對於...
星洲老爺 Bistro 21 & Wine Bar的食後雜記

原來,愛就是這樣傳承著.(聯合新聞網首頁,生活消費|貼心下午茶)

提著菜籃,漠視來自膝蓋的疼痛,我一心一意想著,兒子難得放假,多做些他愛吃的菜,寵寵那隻小饞蟲。想來,您那時也是懷著這樣的心情吧,每次聽到身在異鄉的兒子要回來,您就像台搬運機,往返在市場和家門。有時,才回家放下菜籃,一轉身就又出門去補貨了,看得我們這些朝夕與您相伴的女兒眼中,有一些吃味,有一些不捨,只得推著腳踏車跟在您身後,搶著卸下您肩上的重量。 這為人母的癡與傻,是我在當媽以後,才體會出來的。 常...
原來,愛就是這樣傳承著.(聯合新聞網首頁,生活消費|貼心下午茶)

那一年,我曾走過.(聯合新聞網首頁,生活消費|貼心下午茶)

三十年有了,那一年,剛放完婚假回學校,便發覺請假期間,被老友拉進了青年救國團和平鄉團委會,莫名其妙的當上了文宣。年輕是最大的本錢,即便毫無經驗,也就傻乎乎的接下了工作,寫了幾篇文訊,跟著大夥辦了場聲勢浩大的鄉城四鄉鎮的團慶,這早已被塵封多年的記憶,只因近日即將成行的金門之旅,再次被開啟。 七十年初,金門還未開放,唯獨救國團有參訪行程,別的縣市都是由主委出席,多為身世顯赫的仕紳,唯獨我,一個小小的文...
那一年,我曾走過.(聯合新聞網首頁,生活消費|貼心下午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