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

那一年,我曾走過.(聯合新聞網首頁,生活消費|貼心下午茶)

三十年有了,那一年,剛放完婚假回學校,便發覺請假期間,被老友拉進了青年救國團和平鄉團委會,莫名其妙的當上了文宣。年輕是最大的本錢,即便毫無經驗,也就傻乎乎的接下了工作,寫了幾篇文訊,跟著大夥辦了場聲勢浩大的鄉城四鄉鎮的團慶,這早已被塵封多年的記憶,只因近日即將成行的金門之旅,再次被開啟。 七十年初,金門還未開放,唯獨救國團有參訪行程,別的縣市都是由主委出席,多為身世顯赫的仕紳,唯獨我,一個小小的文...
那一年,我曾走過.(聯合新聞網首頁,生活消費|貼心下午茶)

當個智慧的快樂老人

前半生,腦子裡只有工作、存錢、供孩子讀書,捨不得吃,捨不得玩,錯失了太多與孩子同樂的機會,每年唯一的樂趣就是等放寒、暑假,揪團做三天兩夜,或四天三夜的本島旅遊。好不容易盼到孩子長大了,一家人總算可以稍微喘口氣,享受人生,一起出遊吃頓美食吧!孩子卻因為有了自己社交的圈子,忙於個人的生涯規劃,這看似簡單的願望,卻就是沒法如願,旅遊,永遠是一個背包,一台相機。 近幾年,周遭的親友都老了,每個家庭都在為「...
當個智慧的快樂老人

我的攝影練習簿

網路城邦影像處理部這個月相簿主打星,徵夏日的攝影練習,要求連續五天攝影練習,這個題目著實有著難度,我絞盡腦汁思考,有什麼東西可以連拍五天,仍能有著足夠的魅力,讓攝影者樂此不疲,也能讓觀賞者不會感到無趣?天氣燥熱無比,要專程外出拍照,有些勉強,不出門吧,周圍空間內全是靜態物品,沒什麼特殊之處,於是,我打消這個月參賽的念頭。 因為無所求,反而能看到意想不到的世界。 傍晚,忙碌在瓦斯爐邊,西曬的廚房,熱...
我的攝影練習簿

台中慈濟醫院–一道清流讓人靜心

還未退休前,我總喜歡買些慈濟的小東西送給學生,甚至買了幾本靜思語放在圖書館,和孩子們分享。孩子們都很喜歡小沙彌的書籤,一句淺顯的靜思語,總能深深打入心底。還好,這些小禮物沒有很重的宗教色彩,後來聽聞有老師為了不讓孩子學籍紀錄上有污點,以罰寫心經替代記過,被家長告,我還偷偷捏把冷汗! 每次到慈濟,要不就是捐款,要不就是參與活動,鮮少有機會靜下來,仔細用心體會。近些日子,二姐因腰椎盤滑脫,多次進出台中...
台中慈濟醫院–一道清流讓人靜心

我所學到最沈痛的教訓

元旦那天,正忙著趕咖啡採訪的文稿,耳中突然傳來輕輕的敲門聲。 這是一個擁有六百多戶的公寓社區,平日裡,除了在樓下進出偶遇彼此打聲招呼,鮮少有人會相互造訪,對於這突如其來的叩門聲,我有些恍惚,是幻覺嗎? 打開門,對面的住戶側身躱在樓梯間,一邊用食指在嘴唇上比著要我小聲,另一方面自門縫往屋內偷窺,我莫名其妙地看著她的舉止,待確定家中只有我一人時,她期期艾艾的開口向我借參萬伍,原來兒子和同學慶生,酒駕釀...
我所學到最沈痛的教訓

你,認識我嗎?

據說,有一個滿週歲的小女孩,在抓周儀式上,先一把抓了食物,接著,貪心地把所有的東西全摟了起來,當時大家都笑稱這娃子生來貪吃,怎也沒料到,二十年後,大專聯考還真的有食品營養科。 女孩畢業後,考入公職,當了十年出納,後來又做了圖書管理,業餘偶而寫些雜七雜八的賺稿費,退休後,不按牌理出牌,集了一輩子學經歷,一頭鑽進美食公民記者的行列,完全應證了幼年時抓周的狀況。這人,天秤座AB型,一身傲骨,不為強權低頭...
你,認識我嗎?

《我的年輕照片故事》就這樣走過半生

引用文章《我的年輕照片故事》從黑白年代說起 這一篇文章,是有始以來難度最高的挑戰,一則,兩大櫃的照片從來沒整理過,二則,我一直是拿相機的那個人,成千上萬的照片中,有我獨照的寥寥無幾,再加上不自量力參加數次徵文比賽,每次都要交照片,把那為數不多的相片,變得更稀少。翻箱倒篋終於讓我翻出幾張可以上相的照片,邊看邊喟嘆,原來自己也曾經有過腰!   三歲時,全家到相館拍了一張合照,坐在媽媽腿上的我,無憂無慮...
《我的年輕照片故事》就這樣走過半生

那只空了的書包

那書包,無形無色,沈甸甸地背負在我肩上,一背,就是五十年。 幼年時,母親因父癌辭世,每日以淚洗面,家中一片死寂與哀愁。為了討她的歡心,我用獎狀、獎品塞滿了書包。看著母親欣慰的用漿糊,把獎狀像壁紙式的貼在牆壁上,點著香向父親遺照喃喃自語,我悄悄地把快樂與驕傲又塞進了大書包。 五0年代,一個女人要養活五個孩子實屬不易,為了減輕母親的負擔,申請清寒優秀獎學金成了我的大事,身上的書包裡,裝著滿滿的書、考卷...
那只空了的書包

好哆粒–有一個展覽在臺中

經營UDN有好一段時日了,頭一回在留言板上收到邀請函,最令我感動的是,這邀約是來自一羣熱愛藝術擁有專業學養,藝術系畢業的大孩子們。 人與人就是一個緣份,當年這羣經濟拮据的孩子,擠身在教育學院後巷老舊宿舍做展覽時,我這不速之客闖入了他們的世界。我冒然的問及:人活著必然得面對現實層面,在選擇走藝術這條路,想必除了家人的阻力外,自己內心想來也是掙扎不已吧! 就這樣,我與這羣年齡與我小犬相仿的大孩子成了朋...
好哆粒–有一個展覽在臺中

找茶!找碴!

平日家裡泡茶都是老公的專職業務,他一出門,有客人來訪,我就傻眼了,再加上發覺在辦公室泡茶,茶渣是最難處理,也最容易塞住下水道的,於是,我異想天開,誰說茶包不能端上枱面?我鼓吹老公回鹿谷找好茶,自己做茶包,一來可以確保茶的品質,二來,大家合資由我來主導,每個人都可以用最便宜的價錢,買到最好的茶,大家都是受益者。我一廂情願的想法:我一不靠賣茶為生,二不以營利為目的,不會有人多想了吧? 我不是做生意的料...
找茶!找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