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分類

十三隻狗

「熊熊」是一隻鬆獅混德國狼犬的大型狗,是老哥見我住在山區校舍,寒、暑假人煙稀少,特別求人割愛送給我保護人身安全用的。 初來乍到,「熊熊」帶著鬆獅犬特有的表情,既沒熱情有勁地用舌頭舔我一臉口水,也沒有佯裝快樂地搖一下掃帚似的大尾巴,反倒是瞪著黝黑的眸子,下馬威似冷冷地睨視著我。 看到牠一臉兇惡樣,我不由自主的心驚膽跳。我好生為難,學校裡三、四十個住校生,如果嚇到學生怎麼辦?可是老哥的好意我又不好意思...
十三隻狗

月下的懷念

 上了高中,每天通勤的兒子回家時間逐漸遞延。孩子急著離巢宣示長大成人的心態,雖說心裡早有準備,但是懷胎十月的情卻是無法輕易放下,時間一到,便守不住魂般不時起身朝窗邊探頭,行經路線隨時間的增加版圖逐漸擴張,不知不覺延伸到大馬路。   那日,彳亍在月光下,正等得心急如焚,路的盡頭遠遠急行而來的背影,驀然觸動心中久遠的記憶。   大哥是村子裡頭一個考上市一中的人,每天披星戴月往返於台中與豐原之間,中年喪...
月下的懷念

不分國度的愛

  在學校廚房掌杓三十多年的謝老爹終因胃癌辭世,臨終之前,他把畢生的積蓄三百多萬元全數捐給學校,做為貧困學生助學金。告別式上,除了住校生一聲聲出自內腑的低泣聲,除了老友們不勝唏噓的哀悼文,沒有跪拜答禮的家屬,沒有豪華的排場,更沒有冠蓋雲集達官顯要的身影,一名隨部隊撤防來台,孑然一身的老兵,就這麼無聲無息悄悄地為自己人生畫下句點。   一個老榮民怎麼可能有這麼儲蓄?如果不是見過他刻苦耐勞工作,三餐一...
不分國度的愛

難為人母

  那日,一篇幫小雞剥殼卻害死小雞的文章,讓我和好友鈴著實的探討許久。乍看起來,少子化的現今,只要能減輕孩子的負擔,只要孩子活得快樂,父母親幾乎難以推諉,均是那愛子心切幫小雞剥殼的人,然而,印象深刻,某綁架勒贖撕票的社會新聞中,母親幾近昏厥泣訴:「我怕孩子太依賴無法獨立,所以訓練他自己走路上學,誰知道才一個路口,就會發生這種事情。如果,一切還有機會重來,我寧願他一輩子黏著我,我心甘情願每天開車送他...
難為人母

陪妳一塊到白髮

掛上妳的來電,胸口像是壓了塊大石頭般,悶得喘不過氣來,心中的痛實非是刀割所能形容,直到看到鈴和小阿馬,死抓著她們的手,不爭氣的淚潰堤而下。  我不捨呀!十幾年的老朋友,怎麼才眼看著妳終於如願等到月退,好不容易盼到妳熬出頭,才為妳苦盡甘來心喜,怎的老天就這麼容不下妳過二天好日子?電話中為妳打氣,我輕鬆帶過「癌症沒啥了不起的,四個人中就有一個,快樂過日子,沒問題的!」現實生活中,我卻是如此的焦心,如此...
陪妳一塊到白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