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分類

難為人母

  那日,一篇幫小雞剥殼卻害死小雞的文章,讓我和好友鈴著實的探討許久。乍看起來,少子化的現今,只要能減輕孩子的負擔,只要孩子活得快樂,父母親幾乎難以推諉,均是那愛子心切幫小雞剥殼的人,然而,印象深刻,某綁架勒贖撕票的社會新聞中,母親幾近昏厥泣訴:「我怕孩子太依賴無法獨立,所以訓練他自己走路上學,誰知道才一個路口,就會發生這種事情。如果,一切還有機會重來,我寧願他一輩子黏著我,我心甘情願每天開車送他...
難為人母

陪妳一塊到白髮

掛上妳的來電,胸口像是壓了塊大石頭般,悶得喘不過氣來,心中的痛實非是刀割所能形容,直到看到鈴和小阿馬,死抓著她們的手,不爭氣的淚潰堤而下。  我不捨呀!十幾年的老朋友,怎麼才眼看著妳終於如願等到月退,好不容易盼到妳熬出頭,才為妳苦盡甘來心喜,怎的老天就這麼容不下妳過二天好日子?電話中為妳打氣,我輕鬆帶過「癌症沒啥了不起的,四個人中就有一個,快樂過日子,沒問題的!」現實生活中,我卻是如此的焦心,如此...
陪妳一塊到白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