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老師「杏」什麼

『杏林』、『杏壇』一直是學生最容易弄混的名詞。  上國文課時,小賴老師不厭其煩的再三說明,強調:「『杏林』就是指醫師,『杏壇』是指老師,大家要懂得分別。」學生頻頻點頭。  下課前五分鐘重點題示,小賴老師反問學生:「來,大家告訴我,老師『杏』什麼?」同學齊言:「老師姓賴」小賴老師臉上登時出現三條黑線,氣也不是笑也不是。
老師「杏」什麼

我的媽呀...住樓上

為了能就近相互照應,三姐在老媽住所樓下買了層公寓,二家人三不五時串門子,互通有無。 周末,一群老女人相約逛市場,把孩子放在家中看書。人小鬼大的外甥趁「貓不在家老鼠當王」之際,跑到租書店租了一堆漫畫回家。 待幾個老人家大包小包拎著糧食回家準備犒賞小子們用功讀書時,幾個小傢伙早已如火如荼地融入劇情欲罷不能,聚精會神之態,彷若進入無人之境般。見到此一光景,三姐登時火冒三丈怒髮衝冠,對著讀高中的兒子吼道:...
我的媽呀...住樓上

多情書

致一群酷哥酷妹: 前些日子,一個常來圖書室借書的小女孩悄悄地跟我說:「阿姨!我們同學都覺得妳好兇喔,可是我怎麼都不覺得?」,面對乖巧的她,我不禁鬆開故意緊繃的臉,偷偷的笑著跟她耳語:「其實我也不覺得耶,可是如果我不裝得兇一點,妳猜圖書室會不會像菜市場一樣?妳還會為了這裡的安靜清幽,而專程利用下課,跑得氣喘噓噓的到圖書室嗎?」,小女孩聽了我的小秘密,用力的點著頭,笑得好可愛好高興的跑了。但我的心卻已...
多情書

堅持到最後的人才是贏家

  認識的人都曉得我這十年走得坎坷艱辛,對於至今我仍能笑口常開,樂觀面對人生,大家莫不佩服的五體投地。然而,鮮少人知道,在這段期間,有多少次我險些拉著兒子走上不歸路。   從癌症開刀,到兒子莫名的罹患幼兒依賴型糖尿病,再到九二一大地震無家可歸,身上猶肩負三百萬的貸款要償還,即便有再超強的鬥志,我仍無法心平氣和接受命運不公的對待。對著前來慰問的友人,疼痛及絕望的壓力瓦解了我好強一輩子的外表,蹲在地上...
堅持到最後的人才是贏家

媽媽鐘合奏晨間曲          

  那天無意中聽到孩子與外婆的對話:「我們家的鬧鐘都是用來叫醒媽媽的喔!」,外婆納悶的問:「為什麼?是媽媽比較懶、起得比較遲囉!」,兒子憨憨地傻笑著:「不是啦!是因為鬧鐘響我都聽不到。可是,媽媽嘰哩呱啦的叫『還不起床!等下遲到了,我絕不管你!』,我可以馬上就跳起來!」,外婆笑得險些岔了氣。一旁的我也不禁莞爾,原來自己不知不覺地已成了孩子的「媽媽鐘」了。 習慣性,天剛濛濛亮,我就會到公寓的中庭做晨間...
媽媽鐘合奏晨間曲          

給他方便給我快樂             

    雖說已經經過一夜的休憩,但隔日的疲倦仍令人有全身酸軟、舉步維艱之感,靠著滿腦子﹁要活就得動﹂的毅力硬撐著,我揹起背包,踏著晨曦步出家門,走向工作地。     和平日一般,滿街上處處已是趕著上學上班的族群,每個人都是一臉惺忪,呵欠連天,大家冷漠的擦肩而過。偶而遇到幾張常見的臉孔,彼此之間也好像從未見過般,招呼也不打的匆匆走過。沒有人注意到我的存在,同樣的,我也只顧著低頭大步走,不曾注意周遭的...
給他方便給我快樂             

幸福不用小丸子

自從藍色小藥丸公開上市後,男人們的泌尿系統似乎都出了問題,趨之若騖的擠向醫院。連平日猛盯著老婆梳妝打扮、家庭開銷是否太過昂貴的人,都不計任何代價,只為了一顆大小不及一公分見方的﹁藥﹂,此舉實在奈人尋味! 整個事件發生至今,罕見有任何女性對此事有任何批註,初始,我還以為因為所有的女人從此就與王子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所以大家都不予置評,直到周六在call in版,終於看到出自一名學生的心聲﹁談小丸子,...
幸福不用小丸子

兩難的母親         

我是一個平凡的母親,天資愚昧;文采不佳;口才笨拙,所以當大家在街頭巷尾評論警察無能、政府官員應下台以表示負責之時,我只有在家中看著不懂世事的稚子反省著: 是否我也曾犯了生他、養他、沒時間教他的錯誤?雖然,我可以說以前我們父母也沒教過我,我也沒變壞啊! 是否他也險然成為鑰匙兒童中的一員?雖然,我可以堂而皇之地說因為我要賺錢;我要供他吃、住、讀書啊! 是否我教過他「人要做得正,別人才會尊敬你,自己說話...
兩難的母親         

人都會老             

我是一名圖書館的管理員,在書籍出納之際,常會遇到一些銀髮族的老先生、老太太到櫃台客氣的尋問:﹁請問有沒有字體印刷比較大點兒的書?﹂﹁不好意思!人年紀大了,就是麻煩,眼睛看小字實在很吃力!不知道有沒有適合老人家看的書?﹂﹁……﹂每每聽到這樣的話語,我除了介紹寥寥可數的那幾本書給他們之外,內心感觸頗多! 人的一生,小的時候忙於課業忙於升學;年輕時忙於事業忙於家庭;及至事業告一段落,兒女大了,這才終於有...
人都會老             

把謝謝快遞出去     

和大多數自命不凡的知識份子一般。三十多年來,我一直活在自己的象牙塔裡,帶著不屑的眼光冷眼的看著周遭所發生的一切事情。一方面我理所當然的享用社會資源,吝於付出一絲一亳的關懷;一方面我又假扮正義化身批判社會大眾的自私、貪婪、冷酷、無用。寬容二字在我字典內早已不復存在,而感激一辭在我腦海中業已慢慢淡逝。 多次閱讀聯副感動三百,溫馨的文章造成心靈不少的波瀾。我甚至也曾衝動的想過要打通電話或寫封信,感謝那些...
把謝謝快遞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