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豺狼的微笑』讀後感

你,要什麼? 人生惡夢的開始,都是因為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麼,極少人不知道他出一趟門的目的地,但是,極少人知道他這一生為何而活。   一個人的前途由誰來決定?是爸媽?是老師?是老闆?還是朋友?當然,是由自己來決定。關於前途,求神無用,算命無效,惟有靠自己。非常簡單,只要肯行動,改變自己的觀念,就可以改變自己的人生與前途。 一個人要改變,希望得到突發猛進的成果,只靠努力是不夠的,這些美德只會使你得到漸...
『豺狼的微笑』讀後感

手足

文瑋、誠信、小凱三個高出我一個頭,卻仍稚氣未脫的國三大男孩,因地利之便,幾乎是每節課都跑到圖書館來和我瞎掰。久而久之習慣了,反到是哪天沒見到他們耍寶,我就有股悵然若失感! 今早,誠信臭著一張臉,招呼也沒打,就從我的櫃檯前走過,我一臉狐疑的望著跟在後頭的二個死黨,他們兩人大氣不敢吭一聲,無辜著一張臉攤開手聳了聳肩。 終於,我耐不住性子開了口:「你是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沒想到孩子竟像火山爆發般地...
手足

愛情與現實生活

小裘是個在山上長大的孩子,艱苦枯燥地農耕生活,對於活潑外向的她來言,無疑是一種折磨,於是,她最大的願望就是能早日脫離這種乏善可陳的生活環境。 國中畢業,她放棄了升學,毅然地加入就業行列,企望能從此「烏鴉變凰鳳」改變自己的一生。甫入花花世界不解世事的她,由於工作的關係,認識了大她八歲的男人,幾次噓寒問暖貼心的談話及出遊,攻破了她浪漫而脆弱的心房。 在最後一次來看我時,她告訴我即將嫁作他人婦。是年,她...
愛情與現實生活

親師交流道

晚上陪孩子複習功課,突然發覺他寫國字竟不按筆順,純粹依樣畫葫蘆,握筆的姿勢也不對,一時之間難以自持火冒三丈:「怎麼這樣寫字,老師沒有教嗎?」孩子嚇得臉色發白哭哭啼啼的說:「老師沒有教筆順,他只有把字抄在黑板上。」我頓時楞住了,難以置信的問:「你騙我!你敢說老師沒教?」孩子淚流滿面一臉委屈樣,仍是一口咬定老師沒教。胸中不覺一股怒氣油然而升,老師這麼混!    耐著性子慢慢一字一句把課文教完,倒杯牛奶...
親師交流道

輕鬆自在就是財富

  一位畢業於某師院,卻未從事本行的人壽保險專員,有次感慨的和我閒聊:「年輕時總覺得男孩子做老師,實在太沒出息了,所以畢業後就積極地開拓自己的事業。如今,算是小有所成了,但是每天卻忙到萬籟俱寂燈火闌珊,往往回家時老婆都已經睡了,別說『做人』啦,連說話都沒時間,有時靜下心想,真不知道自己到底追求的是什麼!」,看著那張年輕而帶著傷感的臉龐,我心底真替他難過。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部屬於自己的字典,對於...
輕鬆自在就是財富

天下父母心

國二的小女生,為了父母反對她結交異性朋友,與父母反目成仇,親子之間鬧得水火不容。 她聲淚俱下的對著我哭訴:「為什麼他們就是不肯信任我?」「我都這麼大了,難道還不知道什麼是可以做,什麼是不該做?」「我是交了男朋友,可是我們又沒怎樣!我的功課一樣沒有退步,他們為什麼要反對我們交往?」「我實在很恨他們,如果沒有他們的阻撓,我男朋友就不會和我分手。」「我不想再看到我爸媽的臉,現在回家我連話都不想和他們講。...
天下父母心

退而不休的人生觀

東北有三寶:人蔘、貂皮、烏拉草,台灣有三寶:勞保、健保、199吃到飽,神岡國中也有三寶:張老、溫老、王老,活到老做到老。 這些年社會風氣改變頗多,不少人提倡退休後的生涯規劃,於是,大夥趨之若鶩搶搭五五專案的列車,我們學校的三老,一方面美其名將工作的缺額留給年輕人,另一方面名副其實告老返鄉,享受逍遙自在含飴弄孫的幸福人生,先後步入退休人潮。 三老常以自己發明的絕妙好辭「月入數萬元,每天睡到自然醒,喝...
退而不休的人生觀

自然心

小五的兒子酷愛草莓,一口氣吞食數十顆草莓是常有的事,說他是草莓殺手一點不為過。然而,草莓上的「殘留農藥」一直是孩子的爹最大隱憂,素來有求必應的好爸爸,難得的為了不准孩子吃東西而扮演壞人,只見父子二人為了草莓幾乎「反目成仇」。 雖說為了喝牛奶不見得要養頭乳牛,但是,為了想吃草莓種幾棵草莓總不成問題,於是,在老媽的調停下,一家人無異意通過,購買了數棵草莓回家移種在小院中,決定採用安全無慮的有機栽種方式...
自然心

孟母三遷不一定對

鄰居一對就讀資優班兒女的郝爸爸,是眾人艷羨對象。每當有人向他他討教育兒之道,他總是反問大家:「我從來不認為我孩子有什麼特別,你們能告訴我什麼是資優生 ?」  小犬考入資優班時,我有些手足無措,「該如何幫孩子」成了我心頭最大煩惱。郝爸爸將自己如何處理這些特殊兒童不按牌理出牌的方法,以及如何面對孩子天馬行空的思想,見招拆招的絕技,毫不吝惜傾囊相授,成了我們家的良師益友。  印象中最深刻是:當我為了家庭...
孟母三遷不一定對

謹言慎行「說出的話要負責」

「一根手指對別人,四根手指向自己。」這句名言,打從國小就常被我 用在作文上。道理人人能懂,但是,做不做得到卻又是另一回事。 年輕時,面對事件的發生,我總以為自己的批判是經極客觀、極具智慧 的觀點所下的結論,在理上,絕對站得住腳,動輒指東罵西;但是,我
謹言慎行「說出的話要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