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懷念

同事要到白冷國小參加研習,乍聽之下,心情聚然起伏,一抹近鄉情怯似的情懷油然而生。 七十二年甫自學校畢業的我考上國中幹事,陰錯陽差地被分派到和平山區。二十出頭玩興正濃,驟然從繁華的台北「掉」到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的農村,生活不適應,心理不平衡,讓我非但絲毫體會不出山地難能可貴的寧靜與祥和,反而怨懟這種適合退休養老的地方不是我這年齡層該待的地方。於是,打從報到的第一天起,我就開始積極安排調動事宜。 冥冥之...
懷念

白帥帥

除了要支撐一家生計,還要張羅五個孩子的衣食住行,疲憊不堪的母親堅持:除了制服絕不買任何白色衣物,能省一分氣力都是賺到。 或許是心理補償作用,長大後,白色對我有著致命的吸引力。我喜歡看著白色衣服亮閃閃地在陽光下舞動的感覺;更愛看父子倆在白衣襯托下徵顯俊挺的容顏;自己雖然無美女的姿色,但是,在白色的烘托下,不自覺也增添了不少氣質。於是,打開我家衣櫃總會讓人有眼睛為之一亮的感受。 兒子不知何時也發現一白...
白帥帥

此豬非彼豬

圖書館裡放著一頭木製的豬,那是一名家中開木器加工廠的畢業生親手製作,送給我留做紀念的禮物。渾圓的身軀,笑容可掬的憨態,人見人愛,常引來不少學生圍觀。 某日,上課約十分鐘,二名學生氣喘噓噓的跑來跟我借用木豬,我一廂情願的以為八成是上美術課要畫素描使用,於是,除了交待要妥善保管之外,二話不說就叫學生拿回教室。 十分鐘不到,二名學生又上氣不接下氣的捧著豬送回圖書館,我一頭霧水莫名其妙:「你們借這個豬回教...
此豬非彼豬

誤會一場

炎炎夏日的午後,假日班留校自習的學生禁不住熱浪的烘烤,一個個沉陷在半昏死狀態。 突如其來,校園牆角的矮樹叢騷動起來,緊接著一陣哀號聲打破沉寂的靜空,全班學生驟然活了起來,伸長脖子的,探頭探腦的,最後索性起身張望,教室頓時熱鬧非凡。 在操場運動的澎澎老師禁不住好奇,一頭鑽進樹叢,旋即一陣狗吠人嚷,只見他摀著手臂的傷一路邊咒罵邊退出來,逕自走向小庫房,不一會拿著一把長柄鐮刀又鑽進草叢。 班上好事的一票...
誤會一場

讀書只為考試?

  「孩子可不可以看課外讀物?」這個話題幾乎每年親子座談會都有家長提出討論。 在圖書館工作了十幾個年頭,我見識過不少親子關係因看課外書籍而箭拔弩張的情況,有父母撕毀孩子圖書證的;有家長沒收書籍叫孩子自己賠錢的;有要求導師出面要我不准借書給孩子的。 這些父母望子成龍的心態我感同身受,因為,我也有一個讀國二的兒子。我也會怕孩子因貪看課外書而耽誤了課業,但是,我採用另一種方式與兒子談條件:成績必須在某種...
讀書只為考試?

劈腿不得

  開學的第一天,上學期剛轉進來的偉宏和爸媽「又」來辦轉學了。令人不解的是…他是要轉回原校!   見到我疑惑的眼神,偉宏媽媽尷尬的解釋:「當初就是因為交女朋友的關係才讓他轉學,否則,學校就在家門口,多方便!」「沒想到剛轉來,就被一個女孩看中了,她男朋友認為偉宏搶了他女朋友,每天到教室找麻煩,偉宏嚇得都不敢來學校。」看著轉學申請書上偉宏俊秀的照片,我恍然大悟:「這麼一個小帥哥,妳這個媽可有得操心了!...
劈腿不得

兒子的傷感

  兒子習慣在睡前與我談心,自從上了國中,常聽他悶悶地訴苦:「不知道為什麼老師都不喜歡我們這一班?好幾個老師都說:『如果不是教務處排課,我根本不想教資優班。』。」對於孩子的挫折感我抽絲剝繭幫他反省:「你們是不是都自以為聰明,所以表現出來的態度很傲慢?」「是不是同學都只重視成績,班上整潔秩序都很差?」「同學中有沒有人自以為幽默,和老師開玩笑,失了應有的禮貌?」「家長們是否太過關心,干涉了老師們的教學...
兒子的傷感

我怕蛇

大學畢業,如願考上國中幹事分發至山區學校。在離開縣府臨時約僱人員一職時,老秘書經驗傳承:「山上可不比平地,穿長褲,穿布鞋,進出多注意。」對山城生活一無所知的我,絲毫體會不出老人家言下之意,興奮地在桃李爭豔的二月,懷著詩情畫意的心境,開始人生中最菁華的一段歲月。 理工科出身的女孩男性化,而我更是箇中翹楚,因此,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對我而言雖然有些許單調,但是,上山採野百合、沿河摘野薑花、下溪撈蝦、...
我怕蛇

傷懷

  及至罹癌開刀前,我一直是捐血中心固定贊助者,對我而言,在接獲血液受贈者感謝函的那一刻,得悉能於自己能於他人命在旦夕之際,及時助人一臂之力,那種欣慰實在只能意會無法言傳。   傷口癒合體能恢復後,我興奮的再度站上捐血車,工作人員看過我填寫的資料,禮貌地婉拒了我的熱情,直到那一刻,我才發現自己原來再也不能跟正常人相提並論。 閃躲過四周同情的眼光,我故作神態自若強顏歡笑走下捐血車,突然間覺得自己好孤...
傷懷

伯樂

   有的人以音樂當休閒生活;有的人看電視、打電腦放鬆心情;我則以爬格子當閒暇時的享樂,沒想到未享盛名之前,卻為自己惹來麻煩。        職場中要編製刊物,長官指定由我負責某專欄,能受到上級的青睞,心中不免因倍受珍寵而興起絲絲喜悅。雖然手上的工作量早已超出負荷,然,士為知己者死,可也!我義不容辭接下燙手山芋。        正當大費周章準備資料之際,長官微服出訪,輕鬆一語帶過:「妳文筆很好,我...
伯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