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傻人有傻福

從國小到高中,一直很得老師緣,所以常常被指派做各種的工作,像是:做各科負責人、刻蠟紙、抄黑板、改考卷,甚至跑腿、倒茶等等。那時,在幼小的心靈中,不但不引為苦,甚至還覺得:「能被老師看重是何等光榮的事,別人想做還輪不到呢!」。 及至讀大學,碰巧住在實驗大樓樓上的學生宿舍。因此,難以推託地被助教抓工差,成了實驗室的「掌門人」。從此不但落得全天無休、隨叫隨到,更倒楣的,我還得當一群為數不少地實驗白老鼠的...
傻人有傻福

孤子說

健康中心,甲生對乙生說:「以前,我老是覺得自己是個孤兒,很可憐!」聽到這,我心裡不覺為之一酸,母性大發,眼眶中盈滿不捨的淚水,剛想走過去抱抱他,給予適度的安慰,孩子繼續說道:「等我媽又生下妹妹之後,我才知道當孤兒有多好命!」 哇哩咧!抺掉險些掉出的淚,我恨不得一掌打過去,果真是孺子不可教,竟把台語的「獨子」直接翻成「孤兒」!
孤子說

一段永遠拾不回來的戀曲

「寧願我先說分手也絕不能讓別人先跟我斷,因為我承受不起失落的痛苦!」這句話一直以來是我談戀愛的信念。在交往的三年中,只因他從未開口說過「我愛妳」,於是,我把自己定位於是他的哥們。即便接到他的信會讓我臉紅心跳;即便陪他到中正紀念堂照夜景讓我期待得徹夜未眠,然而,女孩子的矜持,我終究難以啟齒告訴他我喜歡他。   故宮的外階上,合唱團出身地他用低沉地歌聲清唱著民歌,我如癡如醉,只盼時空在那一瞬間完全停滯...
一段永遠拾不回來的戀曲

溫馨包粽

中午,三年十六班的學生專程送了一個粽子到圖書館給我,聲稱是同學們自己包的。為了讓孩子們有成就感,我隱瞞了胃疾不宜吃糯米的私密,當著孩子們的面,津津有味讚不絕口的把粽子狼吞虎嚥下肚。 午後,趁十六班導師到圖書館借書之際,我特請她幫我向全班同學致謝,並祝孩子們學測所向無敵。陳老師應允替我轉告之際,同時告訴了我一個好溫馨的小秘密:   端午節在即,一方面為了讓孩子感受到過節的氣氛,另一方面也為了在基測前...
溫馨包粽

老師「杏」什麼

『杏林』、『杏壇』一直是學生最容易弄混的名詞。  上國文課時,小賴老師不厭其煩的再三說明,強調:「『杏林』就是指醫師,『杏壇』是指老師,大家要懂得分別。」學生頻頻點頭。  下課前五分鐘重點題示,小賴老師反問學生:「來,大家告訴我,老師『杏』什麼?」同學齊言:「老師姓賴」小賴老師臉上登時出現三條黑線,氣也不是笑也不是。
老師「杏」什麼

我的媽呀...住樓上

為了能就近相互照應,三姐在老媽住所樓下買了層公寓,二家人三不五時串門子,互通有無。 周末,一群老女人相約逛市場,把孩子放在家中看書。人小鬼大的外甥趁「貓不在家老鼠當王」之際,跑到租書店租了一堆漫畫回家。 待幾個老人家大包小包拎著糧食回家準備犒賞小子們用功讀書時,幾個小傢伙早已如火如荼地融入劇情欲罷不能,聚精會神之態,彷若進入無人之境般。見到此一光景,三姐登時火冒三丈怒髮衝冠,對著讀高中的兒子吼道:...
我的媽呀...住樓上

多情書

致一群酷哥酷妹: 前些日子,一個常來圖書室借書的小女孩悄悄地跟我說:「阿姨!我們同學都覺得妳好兇喔,可是我怎麼都不覺得?」,面對乖巧的她,我不禁鬆開故意緊繃的臉,偷偷的笑著跟她耳語:「其實我也不覺得耶,可是如果我不裝得兇一點,妳猜圖書室會不會像菜市場一樣?妳還會為了這裡的安靜清幽,而專程利用下課,跑得氣喘噓噓的到圖書室嗎?」,小女孩聽了我的小秘密,用力的點著頭,笑得好可愛好高興的跑了。但我的心卻已...
多情書

堅持到最後的人才是贏家

  認識的人都曉得我這十年走得坎坷艱辛,對於至今我仍能笑口常開,樂觀面對人生,大家莫不佩服的五體投地。然而,鮮少人知道,在這段期間,有多少次我險些拉著兒子走上不歸路。   從癌症開刀,到兒子莫名的罹患幼兒依賴型糖尿病,再到九二一大地震無家可歸,身上猶肩負三百萬的貸款要償還,即便有再超強的鬥志,我仍無法心平氣和接受命運不公的對待。對著前來慰問的友人,疼痛及絕望的壓力瓦解了我好強一輩子的外表,蹲在地上...
堅持到最後的人才是贏家

媽媽鐘合奏晨間曲          

  那天無意中聽到孩子與外婆的對話:「我們家的鬧鐘都是用來叫醒媽媽的喔!」,外婆納悶的問:「為什麼?是媽媽比較懶、起得比較遲囉!」,兒子憨憨地傻笑著:「不是啦!是因為鬧鐘響我都聽不到。可是,媽媽嘰哩呱啦的叫『還不起床!等下遲到了,我絕不管你!』,我可以馬上就跳起來!」,外婆笑得險些岔了氣。一旁的我也不禁莞爾,原來自己不知不覺地已成了孩子的「媽媽鐘」了。 習慣性,天剛濛濛亮,我就會到公寓的中庭做晨間...
媽媽鐘合奏晨間曲          

給他方便給我快樂             

    雖說已經經過一夜的休憩,但隔日的疲倦仍令人有全身酸軟、舉步維艱之感,靠著滿腦子﹁要活就得動﹂的毅力硬撐著,我揹起背包,踏著晨曦步出家門,走向工作地。     和平日一般,滿街上處處已是趕著上學上班的族群,每個人都是一臉惺忪,呵欠連天,大家冷漠的擦肩而過。偶而遇到幾張常見的臉孔,彼此之間也好像從未見過般,招呼也不打的匆匆走過。沒有人注意到我的存在,同樣的,我也只顧著低頭大步走,不曾注意周遭的...
給他方便給我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