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伯樂

   有的人以音樂當休閒生活;有的人看電視、打電腦放鬆心情;我則以爬格子當閒暇時的享樂,沒想到未享盛名之前,卻為自己惹來麻煩。        職場中要編製刊物,長官指定由我負責某專欄,能受到上級的青睞,心中不免因倍受珍寵而興起絲絲喜悅。雖然手上的工作量早已超出負荷,然,士為知己者死,可也!我義不容辭接下燙手山芋。        正當大費周章準備資料之際,長官微服出訪,輕鬆一語帶過:「妳文筆很好,我...
伯樂

親民擾民

  自選舉大戰開打以來,警察的業務一下子倍增到無法負荷,除了原有的轄區戶口察訪、臨檢等事宜外,如今又多了臨時勤務,不僅要為每個候選人服務處站崗,遇有上級長官為候選人登台造勢時,還要站交通崗。   再三思索,不記得曾幾何時台灣開始流行名人站台的風氣?我不明瞭,這些人果真能為候選人的所作所為背書?選民的水準若夠,比較孰優孰劣必是輕而易舉之事,怎可能因某些人的喜惡而決定自己的選擇?   為了這些無意義的...
親民擾民

當成平凡的快樂人

  摰友的驟逝,令原本身體就有些微恙的我頓時陷入深遂的傷痛,忘了自己能力不足,義氣地承諾將她遺留未完的職務接了下來。一方面由於情緒沉浸在憂傷中,另一方面又為了摸不著頭緒的工作勞神,我只覺得身心俱疲,不到一個禮拜,便因夜不安枕、食不下嚥血壓飆升到二百多。   每年健檢均為漂亮的健康數據而自豪的我,首次對自己的身體產生疑慮,有些忐忑不安。自忖,與其直接吃降壓藥,無寧先追根究底了解致病原因,才好對症下藥...
當成平凡的快樂人

看書的孩子

  剛接到廠商仍發燙的模擬考成績檔,擠身前五十名榜的阿強的名字著實讓我眼睛一亮,忍不住我叫了起來:「真的還是假的?」同事被我的驚嘆聲吸引了過來,好奇的追問我。帶著滿嘴的笑意,我把阿強和我的邂逅經過與大夥分享。   阿強是國二才轉進來的學生,甫到校第二天,便在同學的引領下一頭鑽進了圖書室,前所未聞地,我首次見識到有人對書籍沈迷的程度能到不食人間煙火的地步。   上課鐘響近十分鐘,我只顧忙著清理學生的...
看書的孩子

吾家有子初長成

國三的兒子吵著要參加留校晚自習,為娘的我有些不捨,從早上七點上學到下午五點放學,一天留校時間已長達十小時,甭說塞在鞋裡的腳丫子悶得慌,身心疲憊不堪更是意料之中,何苦非留在學校才能讀書? 母子二人為了不同的訴求展開對談。老媽以老和尚的寓言暗示「風動」「樹動」「心動」的禪意,表明:時代再先進,家裡的電腦、電視還沒進步到不用手就會自動打開;床舖再柔軟誘人,絕不會把人壓住不讓起身。人若有心,到哪都能看書,...
吾家有子初長成

愛是什麼?

突如其來的酮酸中毒,兒子緊急被送到急診室,旋即送入加護病房。二扇緊閉的門隔開了自幼從未離開我身邊的孩子,守在病人家屬室裡,惶惑地我淚流滿面。二張平整的面紙驀地出現在我視線,少婦滿眼的關懷盡化為無言的撫慰,待激動的情緒漸漸平息,拭去滿頰的淚,我哽咽的尋問她的狀況,當得知她方六歲的孩子因車禍腦震盪也在加護病房時,我忍不住為她的心平氣和而驚訝:「妳怎麼可能這麼平靜?要是我,我就做不到!」一抹微笑自少婦臉...
愛是什麼?

逛夜市嗎?

  我喜歡逛夜市,不是為了滿坑滿谷十元一件的家用雜物,也不是為了應有盡有的南北口味,而是五光十色燦爛耀眼的燈光及摩肩接踵人來人往的熱鬧氣氛。   週末,難能可貴的休閒時光,一聲吆喝下,三姐的二個兒子禁不住誘惑,名為保護小阿姨,實則可暫時脫離老媽儼然探照燈的眼光,二人熱情有勁的一個左一個右陪著我殺到夜市閒晃。   一個身高不到一六0的胖女人,身旁二個一八0的壯漢,想不引人側目也難,對於大家的注目禮,...
逛夜市嗎?

我的第一筆薪水

多年來,母親一直不解:北上讀書的女兒,好端端地怎麼弄到手腕肌腱發炎,只道是我打網球運動傷害!年幼即失怙,然而,由於仍有母親溫暖的臂膀可靠,我未曾為生活憂心。直到考上私大,眼見平日捉襟見肘的母親支付龐大的學費後,還要為我的生活費操心,我滿懷歉疚。為了不再增加母親的負擔,我毫不猶豫地到學務中心申請工讀…清洗行政大樓走廊以及教授辦公室。每天清晨五點半,我便衝出宿舍,在空無一人近百尺黝黑的長廊,邊唱軍歌壯...
我的第一筆薪水

親家一塊好過年

由於婆婆早逝,身為長媳的我,責無旁貸接下年初二小姑們回娘家的重頭大戲。直到做完晚餐,曲終人散,方能趕在半夜回自己的娘家。對於我的缺席,老媽媽雖有不捨,然仍告誡我既身為人媳,就應以夫家為重。 結婚十餘年,年初二,我一直沒回娘家陪母親過年的機會,直到九二一地震那年,因與老公發生嚴重爭執,我狠了心當了婆家的逃兵,留在家裡過年。 踩在暖融融的冬陽下,牽著稚子,一手挽著滿頭華髮的老母親緩步而行,母女二人彷彿...
親家一塊好過年

管他癌纏身 就是不認命

期末考前夕,一名頭戴鴨舌帽的學生走進教務處,要求做第二次段考的補考。本以為是中輟復學的孩子,抬頭仔細端詳,沒想到映入眼簾的卻是一張既蒼白、又疲憊的臉龐,我的心頓時猛地緊縮,就是他—先前校園傳說罹患淋巴癌第三期正在化療的學生,眼中莫名地泛起一片濕氣。  我卅五歲被告知得了子宮內膜癌,心中難免有著些許不甘,然而人生的酸甜苦辣畢竟都已嘗過,遺憾總是少些。可是一個人生才剛起步的孩子,還沒享受過生命,就要面...
管他癌纏身 就是不認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