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親家一塊好過年

由於婆婆早逝,身為長媳的我,責無旁貸接下年初二小姑們回娘家的重頭大戲。直到做完晚餐,曲終人散,方能趕在半夜回自己的娘家。對於我的缺席,老媽媽雖有不捨,然仍告誡我既身為人媳,就應以夫家為重。 結婚十餘年,年初二,我一直沒回娘家陪母親過年的機會,直到九二一地震那年,因與老公發生嚴重爭執,我狠了心當了婆家的逃兵,留在家裡過年。 踩在暖融融的冬陽下,牽著稚子,一手挽著滿頭華髮的老母親緩步而行,母女二人彷彿...
親家一塊好過年

管他癌纏身 就是不認命

期末考前夕,一名頭戴鴨舌帽的學生走進教務處,要求做第二次段考的補考。本以為是中輟復學的孩子,抬頭仔細端詳,沒想到映入眼簾的卻是一張既蒼白、又疲憊的臉龐,我的心頓時猛地緊縮,就是他—先前校園傳說罹患淋巴癌第三期正在化療的學生,眼中莫名地泛起一片濕氣。  我卅五歲被告知得了子宮內膜癌,心中難免有著些許不甘,然而人生的酸甜苦辣畢竟都已嘗過,遺憾總是少些。可是一個人生才剛起步的孩子,還沒享受過生命,就要面...
管他癌纏身 就是不認命

做自己的醫生

暑假時參加了一門生命教育研習課程。課堂中某位從事中醫職務的講師言及:「中、西醫學最大不同處在於…西醫針對病症做減緩治療,血壓高服用降血壓藥,血糖高就輔以胰島素;中醫則依望聞問切尋找造成血壓、尿糖失調的因素,從根本做調整。」醫師的一席話讓我滿腦子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西醫根深柢固的觀念頓時產生另類思維。 母親血壓高近半世紀,她老人家最不能平衡的是,打從四十出頭便喪偶,一家五個嗷嗷待哺的幼子食指浩繁,能圖...
做自己的醫生

謝謝警察先生

由於平日接送孩子上下學的外子臨時有事,因此,傍晚時分,由我到學校接兒子回家。母子倆踩著夕陽,大手牽小手,逍遙自在邊走邊聊,好不快樂。     素來出門就坐車的我,從來沒注意過下班時的十字路口,車流量是如此驚人。在沒天橋又沒地下道的情況下,一忽而橫向通車,一忽而後方右轉車,把我弄得神經緊張,怎的也不敢踏出步子,就這樣,紅綠燈換了好幾次,我仍站在原地。     這時,忽見站在路中央的交通警察對著我吹哨...
謝謝警察先生

WORRY

由於中部縣市資優班聯招一事,一夕間,資優教育成了眾矢之的,羨慕資優生能獲得較佳資源的人有之;責怪家長讓孩子失去童年快樂揠苗助長的亦大有人在,眾說紛紜之際,輿論儼然已替所有人下了定論:「目前就讀資優班的孩子全是靠補習而來的假資優。」驚人之語頓時把所有家有就讀資優班孩子的家長都當成了荼毒子女的惡棍,孩子更像做了壞事般以身為資優班學生為恥,這種以偏概全的論調實在令人瞠目結舌。 大家可以接受過動兒,也能認...
WO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