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退而不休的人生觀

東北有三寶:人蔘、貂皮、烏拉草,台灣有三寶:勞保、健保、199吃到飽,神岡國中也有三寶:張老、溫老、王老,活到老做到老。 這些年社會風氣改變頗多,不少人提倡退休後的生涯規劃,於是,大夥趨之若鶩搶搭五五專案的列車,我們學校的三老,一方面美其名將工作的缺額留給年輕人,另一方面名副其實告老返鄉,享受逍遙自在含飴弄孫的幸福人生,先後步入退休人潮。 三老常以自己發明的絕妙好辭「月入數萬元,每天睡到自然醒,喝...
退而不休的人生觀

自然心

小五的兒子酷愛草莓,一口氣吞食數十顆草莓是常有的事,說他是草莓殺手一點不為過。然而,草莓上的「殘留農藥」一直是孩子的爹最大隱憂,素來有求必應的好爸爸,難得的為了不准孩子吃東西而扮演壞人,只見父子二人為了草莓幾乎「反目成仇」。 雖說為了喝牛奶不見得要養頭乳牛,但是,為了想吃草莓種幾棵草莓總不成問題,於是,在老媽的調停下,一家人無異意通過,購買了數棵草莓回家移種在小院中,決定採用安全無慮的有機栽種方式...
自然心

孟母三遷不一定對

鄰居一對就讀資優班兒女的郝爸爸,是眾人艷羨對象。每當有人向他他討教育兒之道,他總是反問大家:「我從來不認為我孩子有什麼特別,你們能告訴我什麼是資優生 ?」  小犬考入資優班時,我有些手足無措,「該如何幫孩子」成了我心頭最大煩惱。郝爸爸將自己如何處理這些特殊兒童不按牌理出牌的方法,以及如何面對孩子天馬行空的思想,見招拆招的絕技,毫不吝惜傾囊相授,成了我們家的良師益友。  印象中最深刻是:當我為了家庭...
孟母三遷不一定對

謹言慎行「說出的話要負責」

「一根手指對別人,四根手指向自己。」這句名言,打從國小就常被我 用在作文上。道理人人能懂,但是,做不做得到卻又是另一回事。 年輕時,面對事件的發生,我總以為自己的批判是經極客觀、極具智慧 的觀點所下的結論,在理上,絕對站得住腳,動輒指東罵西;但是,我
謹言慎行「說出的話要負責」

愛身體才是愛自己

年少時,對於老媽的耳提面命:「早餐是一天的開始,不可以不吃」嗤之以鼻;趕上學都來不及了,遑論在短時間內把熱騰騰的飯吞入口! 看在老媽辛苦準備的份上;為了避免遭受疲勞轟炸,趁老母一個閃神,一杯涼水傾入燙手的碗中,速戰速決,三兩口便將水泡飯吞下肚,奪門而出,徒留老媽在背後無奈地叨唸。 相同劇情每天準時上映,結局「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現世報果真應驗,幾十年的老病號,醫師的交代我倒背如流:「壓力不要...
愛身體才是愛自己

奶酥麵包的戰爭

區區一個奶酥麵包,母子倆硬是鬧得不可開交。望著兒子強忍淚水,臨上學丟在桌上的麵包殘骸,心中的酸楚實非一個「痛」字所能形容。\r 有哪一個母親會狠心不讓孩子吃東西而咆哮?誰不是寧願勒緊自己的褲腰只求孩子溫飽?唯獨我,一個糖尿病孩子的媽! 只為了要求他血糖能在標準值;只期盼他不會因血糖過高造成併發症;只祈求他能把身體機能維持在最佳狀況,直到醫學能發達到助他改善病情……
奶酥麵包的戰爭

向孩子討謝謝

常造訪我任職的圖書館的同事,眼見平日鮮少跟人打招呼的國中生,進出圖書館莫不禮貌周到:「阿姨好!我要還書,謝謝。」「阿姨,這是我們班的成績表,麻煩您幫忙登錄,謝謝。」同事們深覺不可思議,自己下了結論:「會來借書的孩子就是比較乖,有禮貌。」 我忍不住偷笑,其實他們哪裡知道,真正的原因是……我跟學生要的! 大部分學生第一次到圖書館都靦腆得很,不言不語,眼睛不看人,為此,我總故意張著大眼睛,露出期盼的眼神...
向孩子討謝謝

如果爸媽突然死了… (2)

猶記九二一地震時,一家人摸黑逃出搖搖晃晃的大樓,穿著睡衣拖鞋站在馬路上,彼此為能安然躲過一劫,相擁喜極而泣。透過新聞媒體,瞬間失去依怙的孩子滿臉無助茫然的表情,令無數為人父母者心酸。 那年寒假,讀小四的兒子應我的要求,增加一項作業:書寫「如果爸媽突然死了,我該怎麼辦理?」作文一篇。對於我大過年卻不忌諱的驚人之舉,親朋好友意見紛紜,有的認為我過於悲觀,恐造成孩子負面影響;有的則想法與我不謀而合,主張...
如果爸媽突然死了… (2)

生命豈容揮霍?

孩子自幼即因身體不適,經常進出醫院;雖是如此,在生活上他從沒給自己怠惰的理由,開朗的他一直樂觀期待,某天醫學進步,可以助他脫離病痛的禁錮。 暑假期間,由於血糖失控,兒子血壓、膽固醇暴升,他首次顯露意興闌珊之態:「別人用功讀書是為了美好的將來,我卻活在併發症隨時會發作的陰影中,就算讀資優班又怎麼樣?沒有好身體又能奈何!」孩子說完轉身沉沉入夢,徒留錐心泣血的老媽一夜未眠。翌日,請了一個星期的假,我陪兒...
生命豈容揮霍?

人生低點高點全看你自己的觀點

卅六歲,罹患子宮內膜癌。但是,我沒倒下來。因為,我深信人可以主宰自己的生命和人生,我感激老天爺能事先預知我,以免我不知把握時間,虛度一生。 卅七歲,獨子不明原因的成了依賴型糖尿病的一員,不捨中,我以最快的速度進入狀況,控制孩子的飲食及藥物劑量。傷感之餘,我再次慶幸,若非冥冥之中有定數,當年修習過食品營養,如今,突如的情事,我是否亦如其他病童的父母一般無助,不知所措? 卅八歲,九二一地震,我只來得及...
人生低點高點全看你自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