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鞋如子的老闆

由於跟膜炎發作,我只得放棄足蹬三寸搖曳生姿的美態,選擇加入氣墊鞋一族。

初次與製造氣墊鞋老闆見面,他對出自自家的鞋子,彷彿孩子般愛不釋手的表情,深深吸引我的目光,初始,我以為那僅是一般商人自我吹噓的表現,直到多次交易,他與眾不同的特質著實讓我打從心裡讚佩。

工廠中每一雙鞋的製作成分、特質,他如數家珍,對不同需求的客人他總能提供最佳意見。試穿的時候,他隨侍在側,調整鞋墊的高度及鞋帶的鬆緊,直到客戶滿意為止。

銀貨兩訖後,他對賣出門的鞋似乎仍難分難捨,一再交待要如何保養,即便已出門,他仍不忘囑咐不論鞋底磨平或是有任何損傷,僅管拿回店,他會幫忙整理。

本以為這些都是場面話,這次雨季,穿了近二年的鞋子氣墊進了水,一走就哀鳴,讓我頗為尷尬,想想新年也快到了,我回廠裡打算換新鞋,老闆一如往昔熱情招呼。因路途遙遠,我一口氣訂了三雙,意想不到的是…老闆竟然不賣:「鞋夠穿就好了,二雙就足夠了,買那麼幹什麼?」有人會把到手的生意往外推?頭一遭見到這麼憨直的生意人,我有些傻眼。

老闆幫我試鞋時瞄到我腳上的舊鞋:「這雙鞋皮還沒壞,留下來給我幫妳維修一下,等好了我再送回學校給妳!」他視鞋如己出疼惜的表情溢於言表,我對他的癡情真是感動。

行政會議結束,辦公室座位上嶄新的鞋盒打開,那雙被我穿了二年幾乎面目全非的鞋彷彿被付予了新生命,又變成了一雙全新的鞋,我追問老闆人去了哪,同僚告知:「老闆說不用維修費,放下鞋就走了。」我不禁對他認真的態度肅然起敬。

在日本,工匠、木匠、泥水匠,都是一種專職的尊稱,能稱為匠,代表他在獨門技術上是有相當專業知識與水準,他們的民情跟台灣有蠻大的差距。在台灣「萬般皆下品,為有讀書高」的關念中,專業技術人員鮮少會被社會大眾看重,這位鞋廠老闆,他以自己的工作為傲,付出全部心血,把工作當成自己的成就,他認真的態度贏得了我的敬重與喝采。

一個人要先看重自己,必然受到別人的尊敬,各行各業的人若都能像這位老闆一樣,把自己的工作當成神聖的使命,我想,台灣未來的前途是大有看頭。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