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省媳婦本省心

嫁作本省媳婦十餘年了,初始,由於語言的隔閡以及生活方式的不同,處處無法適應,因此,每次一到年節要返鄉之際,我就打從心裡忐忑不安。

我怕大家和我說話因為我只會照字面翻譯,實在聽不懂別人言外之義;可是,我又怕大家都不和我說話那種被人冷落的滋味實在不好受,內心矛盾的不知如何是好。總覺得公公偏疼能幹的弟媳,而大姑、小姑們對我又客氣的顯得生疏,不自覺的,有股被人排拒在外的感覺油然而生,我將之歸罪於省籍情結作遂,因此,回家的次數漸漸地減少了,親友間的連繫也慢慢空白了。

二年前我因癌症住院開刀,七十多歲的公公遠從山上搭客運下山,一次往返需五個多小時的車程,他依然不辭勞苦多次到醫院探候;大姑放下美容院的生意,每天烹調補品,中午趁熱送到病房,給我調理身體;大妹攜家帶眷地赴靈廟求取平安符,只為我能平安渡過一劫;小妹每天下班後,在趕赴夜校唸書之前,總不忘順道過來看望,並不時為我打氣;連遠在北部任職警界的小叔,難得一天的休假,未及補充貧乏的睡眠,連開三小時的車,睜著滿佈血絲的雙眼,捧來一大籃花慰問,病床上的我,硬是被親人暖暖的愛激得眼前一片霧氣,直到這當時,我終於恍然,原來一切的不如意皆是原由語言的不能溝通所造成,再外加自己的多心及畫地自限,其實根本就沒有所謂省籍的問題啊!

有道是「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出院後,我努力的學台語,不論是新聞也好,綜藝節目也罷,甚或連續劇,只要是有台語的,我照單全收。終於,我可以突破言語的障礙,和家人一同泡茶閒話家常,有時更掰著「不輪轉」的台語和公公合唱幾首台灣歌,逗得一家子笑翻天!心中所有的陰霾終能一掃而空。

近日來為了選舉,省籍問題又被拿出來一再炒作譁眾取寵,電視機前的公公和我,不約而同的罵出「騙肖!這些人真夭壽。」我只知道公公疼我如女兒,而我也是一個快樂驕寵的媳婦,我們是手攜手、心連心、禍福與共的一家人,沒有省籍、沒有內外。我不明瞭,明明同是中國人,為什麼就是有人想挑起無端的事端?各位台面上的大人物們,求求您就別再拿我們作文章,破壞我們平靜甜蜜的生活吧!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