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真的是我兒子!

嫁給外子那一年,身為長子的外子已經廿八歲,傳宗接代成為我們婚姻的當務之急。

不知道是工作忙碌,抑或來自長輩的壓力太大,總之,在吃遍所有偏方、各個廟宇神明都求過了,喜訊遲遲未見。

婆家一度想抱養鄰居的孩子,希望有個子嗣,為此,外子與家人鬧得不歡而散,而夾在中間的我,彷彿做錯事般,自責不已。眼見自己的身材,為了注射荷爾蒙而變形,再看外子為我與家庭鬧翻,我心如刀割。

為了不讓外子成為不肖子,我決定放棄婚姻,但情深義重的外子堅稱:「就算沒孩子,日子一樣可以幸福快樂。」

為了不讓我成為眾矢之的,外子回到婆家,聲稱自己到醫院檢查,不孕的原因在他。家人怕他傷心,從此絕口不提生孩子的事。

當決定不再治療不孕症後,孩子反而悄悄孕育了。當檢驗結果出來,我與外子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終於可以為人父母,憂的是自己說的謊要如何自圓?好在沒人追問,我們也就沒多作解釋。

兒子出生後,或許我心裡有鬼,老覺得大家用猜忌的眼神在看孩子,想解釋又怕有愈描愈黑的問題,真是尷尬。

今年初,小叔喜獲麟兒,姑姑搶著逗弄襁褓中的娃娃。突然間,她們說:「妳們看,這寶寶的長相,和大哥的兒子小時候簡直一個模樣。」瞬間,我鬆了一口氣,當年說的謊,終於不用驗DNA也有解了。

【2008/03/12 聯合報】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1. 去年的春天,在蘆山溫泉頭一棵雀榕樹上與一隻五色鳥正面相對,可惜手拿的相機是怎麼也拍不下它來,趕回家第二天帶齊裝備上山,可再也找不到它。

    後來溫泉區失火,榕樹被燒焦便沒有鳥再停棲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