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也能遺傳?

剛考完段考,兒子情緒有些浮動。長大後便要求獨居的他,罕見地抱著被子窩上我的大床,母子二人重溫往昔睡前親子對話的情景,天南地北的閒聊,不知不覺進入夢鄉。

夜半,月光偷偷地爬上了床,驚擾了淺眠的我,睜開眼睛,我猛地吃了一驚,彷彿看到鏡子中的自己,兒子和我面對面,同一姿勢…趴在床上。

自幼我就有趴睡的習慣,幾十年來一直改不了這個毛病,只有懷胎十月的時候,為了怕壓壞了肚子裡的寶寶,我強迫自己更改睡姿。為此,夜夜不得安眠,每天睡得是腰酸背痛,直到兒子出世,我才得以再度「翻身」,享受一夜到天明的幸福。

兒子或許從娘胎就趴習慣了,出生後,非得趴在嬰兒床上睡覺,否則,稍微一點聲響,都能讓他嚇一跳。當時媒體正沸沸揚揚的報導嬰兒趴睡易猝死的話題,我心裡為此七上八下,總算盼到孩子平安長大,我才放下心中的大石。

若不是今夜月亮頑皮,湊巧讓我看到兒子的睡姿,我還真不曉得他至今仍跟我有同好,這算是遺傳呢?還是胎教?

平日滿腦子天馬行空的我突然異想天開:如果兒子和我一樣,年近半百了還趴著睡,到時三代同堂,睡覺一個姿勢,想來那場景一定會很有「笑」果!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