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巨塔

引用文章【徵文贈書】最難忘的求診經驗

       這篇文章我是掙扎了很久才貼上來,因為,我會恐懼因為我個人的見解,會為自己惹來麻煩遭人攻訐。昨天,文章剛貼出來,我心驚膽跳,十分鐘不到,旋即刪除,我承認自己是膽小怕事的窩囊廢,雖說我的遭遇是真人真事,但是,我仍沒有勇氣站出來發聲,在現在這個鮮少有公理正義的社會,我不知道公開我的故事,是否會引來一場混亂或是糾紛。

  晚上,我和兒子談了很久,淚水凝眶,兒子不認同我的態度,他支持我把這篇文章貼出來,因為,他覺得,我一生離奇的醫療事故,足可以做為大家的警惕。深思了一夜,我下定了決心,把自己的故意寫出來。

  我的出發點並不是攻擊醫療體系,我一生受惠的恩人醫療人員佔了絕大多數,大家都是兢兢業業為病患服務,他們對我如家人一般體貼關懷,點點滴滴的情我全記在心上,他們的付出我感激在心,只是,每個群體總有一、二位害群之馬,而我也同時遇到了他們!

  請各位在看完我的故事後,不要誤認所有醫療人員都不好,我的用意是希望大家能隨時增加自己醫療常識,才不會因為疏忽,而誤了自己和家人。

  我,食品營養科畢業,病理學、臨床醫學、生化檢驗,是我必修的課程,對於西醫的理論,我是信手拈來,只要生病,看西醫打針吃藥,素來是我不二法門。可是,即便擁有學術理論基礎,在半生與醫院為伍的日子裡,我仍遭遇到難以置喙的遭遇。

廿五歲我步入禮堂,隔了一年,在家中長輩頻頻催促早生貴子聲中,惶惑不知如何是好,夫妻二人加入求子行列。中、西醫照單全收,然仍無聲息,且遍尋不到原因,為了對家人有所交待,我開始做不孕症治療。

從開始吃荷爾蒙、黃體素無效,轉而改用注射荷爾蒙,當時我因工作地在山區,往返不易,針劑領取回山上,請衛生所的護士小姐幫忙注射。當她看到我的注射劑量時,第一個反映是:「怎麼會打這麼高劑量?」我也茫無頭緒,於是仍遵醫囑按期注射。數月不到,我的體重暴增二十公斤,圓月臉,水牛肩全顯現。一年下來,人變形了,醫生換口氣,說因為肥胖所以造成不孕。為了不再成為醫生的白老鼠,我決定放棄治療。

停止不孕症治療約半年,我自覺身體莫名的有些異狀,前往省立醫院檢驗,當我告知醫師「可能懷孕了!」,醫生一口否絕:「不可能,妳這麼胖,又治療不孕症,可能是經期不順,打針催經針就好了!」或者是兒子命不該絕,我堅持驗尿,當檢驗報告送到醫師面前時,他沒做任何解釋,只用誇大的口吻說:「這怎麼可能?」。我立即換院做產檢,因為,他無法讓我有任何信任可言!

兒子三歲,我開始出現大出血,附近所有大醫院的急診室,幾乎都見過我的身影,可是,醫院的處理是…注射止血針,原因是…出血太多無法查明原因。最後,一位留美歸國腫瘤權威做下論斷「子宮內膜增生」,他告訴我刮除內膜即可。於是,我住院掛血漿,等血紅素達到最低限,做了刮除手術。突然告別身體的不適,我彷若重生般快樂,可悲的是,這輕鬆與快樂來的太短暫了。

一年不到,再次的出血,險些讓我送命,急送到就近的診所,醫師同樣叫我做刮除手術。一向不喜歡與名人攀緣的我,這次卻是託一位當國大代表的朋友之福,醫師勉為其難為我內診,這才發覺有異,當天,火速送我到榮總。

有了上次的經驗,這次,幾乎所有能派上用場的關係全拜託了,於是,我不用等待,立即住院,做了十天檢查,確是子宮內膜癌二期中,隨及開刀。

原本醫生的檢查報告指出,我只需做第二程度的開刀,子宮、卵巢、腹腔淋巴摘除。然而,當我張開眼時才知道,我開的是婦癌最大刀,原因是…第一次剖腹產時子宮沒縫合好,此刻因癌細胞增生太快,撐破了子宮,醫生擔心癌細胞已漫延。(我一聽忍不住大吃一驚,如果,當初不小心懷了第二個孩子,搞不好我跟孩子都不保了。 )

在復健的時日中,我在醫院走道上散步,婦科病房外佈告欄斗大的字讓我一輩子都記得,它的標題:「吃荷爾蒙或注射荷爾蒙可能導致乳癌及子宮內膜癌」,站在佈告欄前,我欲哭無淚,孩子是我要生,醫師是順了我的願,但是,他卻忘了盡告知我它後遺症的義務,我能如何?抗爭嗎?

最可笑的是,當年那位腫瘤權威,因為我的事遭同業指責,他打電話給我,指責我破壞他名譽,並聲稱刮除手術作完時,他將檢體送檢驗,已得知是癌症,他見我沒回診,「以為」已轉其他醫院,所以未打電話告知。聽完他的自圓其說,我對台灣的醫療態度更加失望,因為他的「以為」,讓我從零期癌拖到第二期。事實上,至始至終我從未批評過他的過失,是診所要幫我做刮除術時,我質疑才剛做過一年,這樣會不會傷身體?醫師問我是在哪家醫院處理的,就只是這麼簡單的問答,會造成他如此大的反彈,他的言行反而讓我感到有愈描愈黑之嫌。

開刀後的治療,醫師又開了荷爾蒙和黃體素,他告知此藥一定要吃,才能預防臟器提早衰退,我很乖的聽醫師,繼續與難為我一輩子的藥丸共生。一年不到,我發現胸部也出了症狀,回診。婦科主任頗為關心,擔心成為第二個原位癌,為了不耽誤病情,他好心的為我開了檢驗單,叫我直接先去照x光,之後幫我辦轉診外科腫瘤科。為了排檢查時間和等報告,我足足耗了一個暑假,當拿著檢查結果到外科診間報到時,醫師非常不悅的問我:「是誰開的檢驗單?」「重新檢查!」走出診療室,站在醫院大廳,我當著外子的面,很酷的把手中的檢驗單撕成碎片,望著外子氣急敗壞的臉,我冷靜的告訴他:「從今天起,我的命我自己管!」。

由於我本身體質異常,病後吃了二年藥,我的體重直上百公斤,回家後,我自作主張的停用藥物,為此,在藥廠工作的友人緊張的天天盯著我,一再警告我不能停藥。事隔一年,報上刊出了「更年期婦女服用荷爾蒙會提高乳癌罹患率」,我暗自拍了拍胸口,是我的堅持救了自己一命!

親朋好友莫不為我的健康擔憂,告訴我生機飲食的有之,叫我素食的也不少,更有親自為我榨小麥苗汁喝的。然而,身體自開刀後虛弱不少,一杯麥苗汁讓我上吐下瀉全身發冷,險些休克;生機飲食吃不到一個禮拜,原本胃不好的我,被胃疼磨得咬牙切齒;素食的下場也差不多,青菜吃多了,胃寒猛喝黑豆酒,一次不適身體雪上加霜一次,我終於停止神農試百草的精神,決定選我想吃、愛吃、吃得下的食物,身體元氣終於慢慢恢復。

另一位與我同時開刀的同事,她很虔誠的吃素吃生機飲食,身體每況愈下,私下她曾告訴我嚥不下那些生冷蔬菜,但是不好拒絕同事的好意,即便我再三勸她能吃就是福,她礙於情面不便說「不」,未過二年,她便與世長辭了。此後,我一直在想這問題,很多名醫名人的著作發明,它可能有它可信的原理,但是,那些沒被人寫出來的,是不是就都沒有道理了呢?於是,每當有人問我有關癌症吃素好還是吃葷好,我總是告訴大家:「能吃得愉快、吃得下,都好!」盡信書不如無書,很多理論,看完十本書再做定論也不遲!最早說地球是圓的人,不也是被大眾當成異端嗎?不同的時間,不同的地點,誰又能說孰是孰非呢?

可能我是個異端,體質與別人不同,所以有不同的反應也不一定,經過了這麼些年,看得愈多,我愈不敢大聲的說:「我的就是對的!」,醫師的醫德如何我們無能為力,醫院的良心是黑是白我們也無法干涉,唯有多看、多聽,求自保才是最重要的課題。

我的兒子罹患第一型糖尿病,當我發覺他體重急速下降時,心裡已經有譜了,帶他到省立醫院看診。我告訴醫師:「孩子可能得了糖尿病!」小兒科主任不以為然的說:「妳不覺得自己很奇怪嗎?就好像孩子咳嗽,妳沒想到他可能感冒了,卻說他是得了癌症!」天下豈有母親詛咒自己孩子的?他沒聽我的說詞,給孩子照了x光,一切正常,把我請出醫院。

第二天,憂心的我到一間診所,同樣的問話同樣的答案,最後在我堅持給孩子驗尿下,醫師才發現狀況,緊急驗血,空腹血糖280,醫生一臉悻悻然。孩子搶到第一時段控制病情,我贏了,沒讓孩子因為酮酸中毒昏死還不得知,但是,我想問,如果今天我沒學過病理學,臨床醫學,我的孩子誰要負責任?

我的母親在 X 醫學院開刀,出院的前一夜,二姐發現她臉色蒼白且一直未翻身,趁護士換點滴時,跟護士說:「我母親好像不對勁!」護士一笑置之:「剛開完刀,貧血,臉色一定不好。我倒是真羨慕她,能睡得這麼安穩,哪像我要上夜班,還沒辦法睡!」一早,二姐通知我到醫院,看到母親屍斑都已經顯現卻沒人知道,點滴還在注射,我悲痛得無與倫比,到護理台告知病人已經往生,護士醫師異口同聲:「不可能!」事後,醫生請我到教學廳,與我商討如何寫死亡證書,此種荒唐至極之事,接二連三竟都被我碰到,叫我情何以堪?

我這一生最大的痛,是站在護理站親自宣告母親死亡的訊息;是帶孩子驗血,醫院忘了他糖尿沒吃飯,拖到十一點,孩子昏倒在醫生面前;是醫師說我得了神經病,一個小時不到,開了癌症轉診單,這六年間的痛,讓我至今心情仍無法平復。我曾想過,老天爺讓我遭遇這些的用意是什麼?事隔多年,我才恍然,或許祂是要藉著我的經歷告訴大家,人要多瞭解自己的身體,多認識醫學,才能在求醫的路上,保護自己和家人。

這是我的一篇就醫血淚史,但願您看了不要睡著了,因為,我將自己的苦痛傷疤重新揭開一次,只是要讓大家知道,醫生不是萬能的,理論也不是絕對的,今天我的看法可能偏激了,也或許大家的福分都比我好,不會遇到這麼多離譜的事件,但是,多看多瞭解,對您何嘗不是一種另類思考呢?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