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愛,我微笑著告別職場歲月。

退休當日,相較於其他離職人員幾個紙箱的大陣仗,我的一只環保袋的確引人注目。

自癌症開刀後,每年入冬,總是我最難挨的日子,血液循環不良,全身冰冷不說,骨頭更是酸痛到坐立難安。一直視我為親妹妹的忘年之交老師,把一切看到眼裡,不多時日,他提著一個塑膠袋,裡面是他年邁的老母親,親手為我打的一件紅色毛線披肩和圍脖。

一想到坐八望九的老人家,帶著老花鏡為我一針一線的編織,我忍不住熱淚盈眶,暖流打從心窩裡流出。這個珍貴的禮物陪著我渡過十一個寒冬。

圖書館展示櫃上有一只木雕的豬,笑容可掬,憨態十足,每次看到牠,我都忍不住拍拍牠的頭,那是一位視我為他乾媽的畢業校友,親手磨光、噴漆的得意之作。畢業十幾年了,他仍不忘時刻回校探望我,退休前夕來訪,得悉我身體微恙時,他紅著眼眶跟我耍賴:「妳要好好活著,我還沒結婚耶,妳怎麼能放心?」他的用心我明瞭,他精心製作為讓我看了就會心情愉快的禮物,雖說重量驚人,但,我絕不會遺忘。

是該離開的時候了,我一手抱著豬,一手拎著裝孝老師母親愛心披肩的袋子,我帶著畢生最珍貴的禮物,幸福的步出校門。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1. 過足了當新娘的癮,才更可以白頭偕老啊…因為當新娘真的好累啊!何況還連續兩天,這樣一來更不能讓辛苦白費,一定會雙重甜蜜,是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