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上的惜緣、惜福

近半百之年,肚子上的二條疤歷久彌新。

東西橫貫公路,是兒子誕生時的紀念品。它記載著六年不孕症治療成功後,遲來的驚喜。那條疤,是朝上的拋物線,儼然我夫妻心情寫照,開心地笑到合不攏嘴。

這條疤痕長相醜陋,因為急於盡責當媽咪,我蹲在浴室幫兒子洗澡,由於澡盆位置太低,使得尚未痊癒的傷口崩裂,事後雖經謹慎處理,原本含蓄微笑的疤痕,仍是變成恣情開懷大笑的疤。

南北向的縱貫線,是我35歲罹患子宮內膜癌,醫師把我從死神手裡搶救回來,所留下的驚嘆號。這條疤筆直將腹部一分為二,目標顯著讓人無法漠視。每當我忘情於工作時,它總適時以疼痛警示,提醒我家人的重要,並讓我省思如何善待得來不易的重生。

兩條疤,不一樣的心情。一條是喜獲麟兒,慶生命得以延續的刻痕;一條是遊走鬼門關頭,與死神搏鬥戰勝的註記。

這二條疤痕,前面那條我命名為「惜緣」,用以提醒自己要珍惜那得之不易,千百年佛前燃燈所求得的母子情緣。後面一條,我名之為「惜福」,用以告誡自己要時時活在感恩中,讓自己分秒活出菁華,既不能使人生有後悔的機會,更不能對自己的一生繳出白卷。

【2008/07/01 聯合報】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