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一點關懷到處都有愛

引用文章重慶南路上的幸福過客

第一節上課沒多久,沒課的老師進了辦公室,拿了車鑰匙就往外走,臨出門轉身委託我:「如果學校問起來,就說我去找我們班那個阿順。」沒待我回應,她已沒了蹤影。 

老師帶班的能力是眾所周知的,往年幾個沒人敢接的班,到她手上一切搞定,學校對她的班級從來不用擔心。唯獨今年這個班,著實讓她傷透了腦筋,幾個寶貝蛋天天惹禍,弄得她連下課十分鐘都得往班上跑,平常在辦公室難得看到她的身影,她的至理名言是:「學生到哪,老師就應該在哪,保證沒時間讓他們搞怪。」。 

相較於班上那些大尾的,阿順是沒啥大問題,只是天天遲到,即使學校依校規記申誡,即便老師天天在聯絡簿給家長留言,都沒有用,看她今天氣急敗壞的衝出校門,我心想,這孩子等會兒見到導師時,大概不嚇死也只剩半條命。 

 

半個小時不到,老師回學校了,阿順揹著書包低著頭跟在她後頭進了健康中心,老師開口問道:「護士阿姨,上次聽妳說家裡有一輛不用的腳踏車是不是?」護士小姐抬起頭一臉疑惑:「是啊!怎麼了嗎?」老師把阿順拉了過來:「我今天去他家,這才知道他家真遠,每天光走路到站牌要半個小時,第一班車若是沒搭上,等到第二班車就一定遲到了,他這小子為了怕遲到被學校罵,就索性不來上課了。」聽到這,原本對阿順印象不佳的我,對他有了改觀,護士阿姨馬上應允:「我的腳踏車可以送給他,不過我沒辦法從家裡騎來,要找人載才可以。」老師立刻允諾下班後她自己開車去載,阿順滿懷感激的對護士阿姨頻頻致謝。 

第二天開始一直到畢業典禮,阿順果真沒再遲到過。 

國治是中輟生,好不容易才在警察協尋下回到學校,但是,他堅持不進教室,為了讓他能慢慢適應久別已陌生的學習步調,學校依他的意願暫時安插他坐在醫護室。 

沉默寡言的他一直安靜的待在護士阿姨旁邊,有時幫忙做些電腦資料,直到畢業前夕,他終於突破心房,跟護士阿姨講:「我國中都沒有好好讀書,護士阿姨,妳可不可以幫我跟學校說,讓我再讀一次。」他的改變讓大家頗有浪子回頭金不換的喜悅,只是礙於國民教育法規,他只能改讀補校。在得悉學校答案後,國治臉色有些黯然。 

護士阿姨難忍好奇追問,國治道出心中的傷痛:「我們家沒錢,但是,我不要別人同情憐憫。每次學校要收費時,我都繳不出來,老師以為我是故意不交,都罵我害她不能結案,增加她工作困擾。因此,我不願意來學校,我不要讓別人笑我!」直到這一剎那,我才想突然起來,有好幾次看到他餓到全身發抖,叫他到教務處來吃飯,他都不肯,非得等到所有老師打完菜,護士阿姨才來幫他裝飯,原來這孩子自尊心這麼強,「我沒繳午餐費,當然不能吃別人的飯!」國治的話令我忍不住紅了眼眶。 

國治最後還是因為上課時數不足的問題,沒能領到畢業證書,離校後,他仍不時返校拜訪他認定為乾媽的護士阿姨,每次見到他,不知怎地,我的心中總是有著一抹愧疚,是學校老師虧欠了他! 

那天無意中跟惠美老師聊到此事,她告訴我一個私人故事: 

 

高中時畢業於女子第一學府的她,總以為自己白馬王子理應是就讀男校第一學府的人,因此結婚時,她忍不住消遣老公:「你怎麼是x工畢業的?而不是x中的?害人家當年的幻想不能成真。」任職高中的先生正色的告訴她:「我讀國中時,常常因為沒有交作業被老師打,但是,那不是我不寫,而是,我沒時間寫!」「我家務農,每天下課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切蕃薯葉,再把它煮熟放涼,拿去餵豬。豬餵完,我和弟弟牽著牛到對面山上吃草,等回到家,天色全暗了。幫忙做完家事時,幾乎都已近半夜,我必須趕快睡覺,因為,三點就得起床到田裡工作,直到天亮。這些事我沒跟老師提過,所以他不能瞭解我為什麼都不寫作業,因此常常處罰我,雖然高中我沒能上第一學府,但是,我靠自己苦讀考上了台大。」,聽完惠美老師的敘述,我頗為動容。 

阿順和國治何其有幸,在老師及護士阿姨的細心關照下,即時拉回,讓他們沒有機會誤入歧途。惠美師的先生何其了不起,靠自己的毅力,艱苦的力爭上游,如今能為人師表。我忍不住臆測,那些被學校貼上標籤的問題學生裡,是否也存在著相同有難言之隱的人? 

每個老師都是以愛心為出發點,不厭其煩諄諄教誨,就是希望學生個個成為中規中矩的好孩子,將來在社會上成為有用的人。當某些學生無法遵守校規,老師擬予以處分前,請先平心靜氣深入瞭解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學生的犯錯?或許,因為你的用心,可以挽救一個孩子,為社會減少一個罪犯,為國家增加一個傑出的人才。千萬不要讓自己日後有悔不當初的機會!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