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老婆惹的禍

老公腎結石的病歷,厚度已經足以出書了。

久病成良醫,連著一個禮拜,馬桶邊緣每天都有紅色的尿漬,我便已心知肚明,又來了!看老公仍是一副老神在在的表情,我忍不住了:「老頭子,去看醫師,別再拖了!」老伴哂然一笑:「再等幾天,鑽石不是克拉數愈大愈值錢!」「一點都不好笑,很冷」老公看我翻臉了,馬上正經八百宣示:「過兩天請休假去看病,OK?」

結婚二十多年,為了處理結石的問題,他進出醫院不下七、八回,平日飲食我能注意的都注意到了,像是菠菜不能和豆腐或豆皮一塊煮,少吃豆腐、豆花,…,可是老公就像一個開採不竭的礦場,石頭就是長不停。中、西醫全看遍了,仍是改不了他結石的宿命。

曾經聽市場的婆婆媽媽經,專程請鵝肉店幫忙,找純白鵝的血加上化石草摻米酒,老公看到一包腥紅的血,當場就快嚇暈了:「我不是吸血鬼!」拒絕使用,然而,最終還是熬不過腰酸背痛之苦,從容就義,閉著眼,捏著鼻子一口氣把血灌了進去。這次效果似乎還不錯,拖了二年沒犯病,但是,過後依然如故。

近年來醫學發達,結石可以在體外用碎石機處理,當天就可以出院,老公從此打死也不再試偏方。

對他跟石頭多年不解之緣,我最愛消遣道:「就是娶錯老婆了,老婆姓石,所以你跟石頭有著難分難捨的革命情感!」老公一臉黑線:「我要離婚!」。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