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ning call

兒子高三了。眼見為了課業,他每天披星戴月起早趕晚,沒一天睡飽過,我滿心不捨;兒子見老媽為他摸黑起床做早餐,半夜守門為他準備消夜,滿懷歉疚,決定住校,讓我好好享受退休後的悠閒。母子二人經過和平恊商:每天至少傳封簡訊報平安,若想跟人聊聊,就直接打「人在宿舍」,我可以馬上用市話跟他慢慢聊。雙方達到共識後,兒子興奮的如出柵欄之鳥,頭也不回,一飛衝天。

兒子剛開始外宿時,我仍改不了六點不到就起床的習慣,沒想到「由惰改勤難,由勤變惰易。」才沒幾天光景,不但適應了睡到自然醒,入冬之後,日上三竿還不見得下地。

從來不讓人煩憂的孩子在期中考前一日突然打電話求救:「老媽,我怕明天考試睡過頭,妳可不可以七點半打通電話給我?」兒子終於有所求,老爹頓時有被重視的感覺,慎重其事的一個晚上不斷提醒我要設鬧鐘,臨睡前還不忘檢查我是否有完成使命。

兒子的爹有睡眠中止呼吸的情況,自從裝了呼吸輔助器,一向都是睡到快上班,才急急忙忙起床。沒想到第二天一早六點,老爺子就起床關了呼吸器,我閉著眼含糊的問:「鬧鐘還沒響,你爬起來幹啥?」他自圓其說:「我以為天亮了!」老夫老妻幾十年了,他肚子裡腸子轉幾個彎我都知道,哪不曉得他是怕誤了兒子大事,我禁不住的笑出了聲,這下二人都甭睡了,於是,相約到巷口85喝咖啡。直待七點十五打電話,兒子已經到學校了,老頭子這才放下心,愉快的去上班。

第二天,老爺子六點五十就起床了,這次我耍賴了,硬是窩在被子裡不動,叫孩子的爹打電話就好。只聽老頭子一起床就鑽入廁所,七點都沒出來,這下換我忍不住了,撥了兒子的宿舍電話,兒子接到電話先是一聲長嘆:「唉!老媽,饒了我吧,這才幾點?老爸六點五十就打電話叫過一次了,他說七點十五再打來,這前後十分鐘,妳怎麼就打來了?」聽完兒子哀訴,我趕緊掛上電話,忍不住笑到飆淚,老公進屋問我發生了什麼事,我邊笑邊擦淚:「經過咱二老這奪命連環扣,我想他下次一定嚇死了,再也不敢叫咱們喊他起床了。」

第三天,果不出其然,兒子先下手為強,七點不到簡訊就傳來了:「我已經起床了,你們可以好好睡覺,不用打電話叫我了。」呵~,想來兒子被我們操得已經不行,終於獨立啦!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