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兒(3)

甄試的前一天,我帶兒子出門逛街,還不時告訴他:「明天早上去學校玩一玩,中午考完試早點出來,我帶你去逛太平洋百貨。」孩子樂到手舞足蹈。第二天到學校報到,那種盛況空前不亞於聯考,甚至還有補習班包遊覽車來的,看到這陣仗,與其說是給孩子打氣,無寧是給自己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今天只是來看看什麼叫做資優班甄選,不一定非考上不可,玩玩就好,媽媽在樓下等你,咱們等會兒一起去逛百貨公司。」兒子反而比我還沉得住氣,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樣,一蹦一跳的進了考場。

考完試不到一個禮拜,一天晚上,我接到學校輔導室的電話,通知兒子初試通過,要參加複試。老師仔細的解說,告知第二次複試是一對一的考試,因為很多父母從小教孩子不可隨便跟陌生人走,以免遇到壞人,為了避免應試當天出現孩子不肯跟老師進教室的情況,要父母先跟孩子說清楚,甄選官是師大教授,不是壞人,不要怕。

既然是無範圍,我更樂得與兒子繼續玩樂,應考當天,兒子的時間安排在下午四點,我好整以暇讓孩子睡完了午覺,才出門。

專業人士的態度就是令人折服,師大的教授親自從二樓走下來,跟我們閒談了一會,等兒子跟他熟稔後,才牽著他的小手,一步一步和他邊聊天邊上樓。半個小時不到,兒子又蹦又跳的出現在樓梯口,這次連我都忍不住好奇了:「老師都考些什麼?」兒子眨著大眼天真無邪的回答:「沒有考試啊!他給我好多玩具玩叫我自己玩,一邊跟我聊天,一邊忙著在寫東西,他大概是在趕工作。」「老師最後給了我一顆球喔,他要我把它按數字組合,他有說我很棒,今天只有我一個人排出來吔!」聽到這,我開始對所謂資優鑑定的可信度有了不同的評價。

根深柢固的觀念裡,我一直認定資優生只是教育制度下,在父母期望下,揠苗助長產生的另一族羣,充其量只是讓孩子早學、多學,並沒有真正可以做為評量的依據。如今,在親自接觸後,我對自己先前的想法有些動搖了。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