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兒(4)

孩子五歲時我因癌症開刀,潛意識中,我不希望孩子跟我一樣凡事求好心切,我只要他活得快樂,健健康康即可,偏偏事與願違,孩子一心一意的想進資優班。他像似一隻剛學飛的雛鳥,沒看過的世界對他而言,有著致命的吸引力,我把進這班可能的情狀分析給他:功課可能很多、玩的時間可能被剝奪、同學間競爭壓力會很大,孩子一副天塌下來也不怕的態度,眼見木已成舟,我也就不再干涉,有道是一枝草一點露,既然是他的選擇,未來如何就看他的命了!於是,在接到學校入取通知,報到當晚,我準時出席。

會場中你可以明顯的感覺到每對父母以子為傲的欣慰,此起彼落的「資優爸」「資優媽」聽得我是全身不自在,對於這種稱謂,我捫心自問愧不敢當,孩子有孩子的天分,可不見得父母就有異於常人的智商!我心知肚明,這輩子我勢必是為了要成就兒子而來,往後不但得當兒子的肩膀,還得當他的靠山,我完全感受不到興奮。

校長致詞時,我才恍然為何兒子得以脫穎而出,原來,今年的考題全部更新,沒有一題考古題,也因如此,這次招生險些無法達到成班的最低門檻三十人,聽完他的報告,我放下心中的一塊大石,他言下之意今年考進來的都是實力派的,齊頭點平等,我想兒子的壓力應該會小一些吧。

  對於大家為什麼知道有這個班級?讓孩子來甄選的原因是什麼?我心裡有很多的問號,趁中場休息之際,我刻意的尋問幾位來自不同學區的家長,在她們的言談間,我這才明瞭原來家有特殊生,對父母而言未必是福,更清楚的說,為了孩子諸多的與眾不同,這些家長都曾煎熬過。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