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兒(5)

印象裡有一個小朋友,因為家中的資源不缺乏,自幼吸收了不少知識,上國小後,學校的課程他都已經會了,老師因為先前沒接觸過特教生,見他每次急著跟同學舉手搶答,以為他是故意擾亂班上秩序,為了讓他安靜,給了他一部幼獅兒童百科,沒想到這個孩子還真都看完了,導師認為他瞎扯,直到問了他好幾個題目,他都能對答如流,誤會才解決,讓家長給孩子報名參加甄選。

我兒子一年級也有相同的狀況,只要老師的提問是他會的,他也是拼命舉手,還好他命比較好,老師都安撫他:「老師知道你會,可是,我們也要給其他同學機會,如果大家都不會,你再起來講給大家聽,好不好?」我真的非常感謝她的教育方式,一方面給了孩子足夠的面子,一方面也讓他瞭解傾聽別人想法的觀念。

還有幾位,因為諸事好奇,上課時間不停跟老師提問,甚至質疑複習卷答案有錯誤,被老師掛上問題學生標籤的。由於家長本身非教育體系出身,無法明白孩子出了什麼狀況,因為老師的指責,惶恐孩子是否是過動兒,不停帶孩子四處奔走於醫療院所。

聽完每一家的故事,我對國內師資養成教育有些疑惑,同為師院畢業取得證照,為什麼對特殊教育,有的人認知會如此貧乏?姑且不論是否險些浪費了人才,如果讓這些孩子因挫折而拒絕學習,以後誤入歧途,以他們的聰明智慧,非大好即大壞,我不覺暗自疑懼:不知如今社會黑道,是不是就有這種天賦異稟的人?

與會當天,從眾人的經驗中,我明瞭孩子的天空已非我的世界所能理解,與其壓抑他的特質,讓他踩著被裹無法伸展的變形小腳,無寧無聲站在一旁輔助他,讓他自由振翅見識外面的天空。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