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兒(8)

凡事天註定,半點不由人。孩子二下學校做尿液篩選,檢查結果有異常現象。接到通知單時,我突然覺醒,本以為他是長高了,顯得消瘦許多,看來問題不簡單,不待學校再次檢查,我火速帶他前往省立醫院看診。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當我要求小兒科醫師做檢查時,他以為我緊張過度,為孩子照了張X光,表明一切正常,就準備開單,我忍不住提出質疑,為什麼沒做生化檢驗,他很不耐煩的反問我:「這就像孩子咳嗽,妳不問是不是感冒,卻懷疑他是不是得了癌症,妳不覺得自己小題大作?」離開醫院時,我內心忐忑不安,決定再到他其診所檢查。

對於我的執著,家人頗不以為然,認為就是因為我凡事往壞處想,必招來不好的磁場。但是,我學過臨床醫學,也修過病理學,孩子是否有問題,我心裡比誰都清楚,我不斷向上蒼默禱:只要不是癌症,一切都還有希望。

前往第二間診所時,醫師也持保留態度,經我表明自己有專業知識,請他幫忙驗血,醫師這才勉為其難幫兒子做了檢查,空腹血糖285,看到結果他也不禁愣住了,直呼:「這麼小的孩子怎麼可能得糖尿病!」。為了讓孩子搶在治療先機,我當機立斷帶他到對街由台中榮總新陳代謝科主任開的診所掛號,醫師畢竟是專科權威,立即為孩子注射胰島素,並為我和孩子做心理輔導。

在宣告結果的瞬間,我的心情有如冷熱交替,矛盾至極。一方面鬆了口氣,還好不是癌症;一方面我想到孩子將終身與糖尿病為伍,這條漫漫長路將如何以對?周遭沒一個人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我只有獨自煎熬著,還邊要給孩子打氣,告訴他醫療技術日新月異,這是小問題,只要他能暫時忍住口腹之欲,這病絕對在短期之內有辦法治療,孩子一本對我的信任,展開了笑顏。

表面上我很堅強,讓兒子放心的依靠,但是,我的內心卻有如刀割,泊泊流出的鮮血燙得我好痛。我不斷自責,何以生下他卻沒給他一個健康的身體,如果老天能垂憐,我情願所有的病痛都給我,反正我已是癌症之身,已不在乎再多加一項。我用力的摟著兒子,淚水強吞進肚子裡,我知道,此時此刻自己是他唯一的依靠,我倒了,他就沒了希望,於是,我強顏歡笑跟兒子約法三章,從此兩人要彼此鼓舞,誰也不可以先說放棄,那年,他還不到十歲。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