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時記憶的年

兒時,家中過年,母親一直保留著東北老家的習俗,讓年節的氣氛顯得熱鬧非凡。

除夕,吃過晚飯,為了半夜迎神要包素元寶,家中的鍋碗瓢盆全都要洗淨。大家在母親一個口令一個動作之下,母親捍麵,大姐負責剁白菜,二姐負責炸豆腐,三姐切粉絲,我打雜,一家人邊聊天,邊包元寶。

子時一到,隔牆黨部宿舍除舊佈新的鞭炮聲響徹雲霄,咱們家也立刻動了起來。供桌搬到院子,擺好供品,母親手持香打開大門,迎福、祿、壽、喜神,回身到供桌前,她將先前裝滿衣袋的銅板沿路撒落,口中唸唸有詞:「財神爺送財來囉!」只要聽到老媽的吆喝,大姐元寶馬上下鍋:「撿元寶」,二姐打開水龍頭,把水缸接滿:「金銀滿庫」,三姐則從院中牆角把白天準備,用紅紙捆好的乾柴抱起,一路朝廚房跑:「抱材(財)囉!」,我的工作最簡單也最幸福,只要把媽媽事先用紅繩綁著的一把蒽種在土裡:「蔥(充)餘,蔥(充)餘。」蔥剛種下,我便迫不及待的去撿老媽撒了滿院子的銅板,兜滿小手,渾然忘我的連焚香燒紙都不顧了。迎神完,想當然耳,一定要先跟媽媽叩頭拜年,領了紅包,再吃元寶,待全身暖呼呼的,才不捨的鑽進被窩。

初一一早,沒待睡飽便被媽從被窩中挖了起來,八點一到,黨部的叔叔伯伯在主委的帶領下,一群人浩浩蕩蕩繞過田埂,到家中來拜年,那種喜慶的熱鬧,至今猶歷歷在目。

隨著年齡增長,年俗逐漸式微了,元寶不包了,直接跟商家買現成的素水餃,其他的儀式也全免俗了,大家吃著東西,百般無賴的靠臥在沙發,看著電視跨年晚會,看到一屋的冷清,突然間,我好懷念小時候的那個年。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