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個「意外的驚喜」

一大早,急促的門鈴聲驚起一家老小,匆忙間,我打開窗戶探頭出去,鄰居徐媽媽站在樓下,比手畫腳的喚我:「妳們家的鳥飛出來了。」前些時日,白文鳥甫遭蛇吻,一命鳴呼,我怕又是蛇入侵,急如星火叫老公、兒子和姪子到樓下探尋究竟。

待定下神帶上眼鏡仔細往牆頭望去,這才發現原來不是我養的八哥,而是一隻朱伶鸚鵡!

面對老公伸出的手指,牠毫不猶豫站了上去,歪著頭側眼望著我,那挑逗的模樣實在可愛,讓人忍不住想碰觸牠,我小心翼翼的舉起右手,它輕輕抬起腳試探,隨即兩隻腳都站上了我的手,趁我還沒回神之際,牠風也似的攀上我的肩頭。肩著牠,進入電梯,天性喜好站在至高點的牠毫不猶疑咬住我頭髮企圖往上爬,殊不知我是用「秀髮柔順不打結」的洗髮精洗頭,牠應聲滑到地板,一臉茫然。大家忍不住大笑起來。

一家四口為這清晨的冒失訪客著實有些興奮,孩子們忙上網查尋有關朱伶鸚鵡的資料,老公幫牠張羅吃食,只有牠氣定神閒,邊整理羽毛邊打量周圍環境,毫不客氣的大口咬著蘋果。

一場混亂後,我才有閒暇時間仔細觀察,只見牠腳上套著足環卻沒有鍊條,想必不是牠自己掙脫出來的;就是有善心人士買來放生的。應是餓了,才被我家鳥籠中五隻八哥引誘而來。我和老公商量,鳥籠是用鋁門格窗訂製的,貓進不去安全性高;空隙夠大,牠什麼時候休息夠了,想走自然可以走;若是主人尋聲找來,更是美事一樁,讓牠回到自己的家,於是,讓牠飽食後,便將牠和家中的八哥放在一塊。

一晃就過了一天,直到夕陽西下至樓下給鳥兒放水洗澡時,這才發現牠在鳥籠中儼然老頭似的背著手踱著方步,絲毫沒打算回家的意思。為了不讓這位不速而來的嬌客餓肚子,我坐上老公的摩托車到鳥園為牠買糧食。

甫到店門口,就被老闆手上的朱伶鸚鵡吸引住了,當得悉一隻售價萬餘元時,我頓時瞠目結舌,偷偷跟老公咬耳朵:「這才真叫做…人躺在床上,從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二老喜不自勝匆匆返家,為這意外的「驚喜」打點住宿及用膳事宜。

第二天,天空剛露出魚肚白,我便被一陣陣尖銳的口哨聲喚醒,這一刻才突然想起姪子查資料時說了一個重點:「牠的叫聲很吵,要教牠說話,才不會覺得受不了。搞不好牠是被主人丟掉的!」我頓時覺得一陣天昏地暗,為了怕左鄰右舍被吵醒,六點不到,我就站在鳥籠前跟鳥說話,心裡猛嘀咕:不明究理的人,看到我披頭散髮站在鳥籠前自言自語,不認為我有神精病才怪。這「意外」的驚喜真是讓人無福消受!

本以為經過二天的適應,彼此可以相安無事了,殊不知事與願違。第三天,甫露曙光,牠就開始引吭高歌了,這一次,是老公直接從床上彈跳起來,他一本正經的對著我:「我告訴妳,鄰居一定會抗議。」逼不得已,二人匆匆起床,一個去一樓澆花陪鳥,一個上四樓燒香洗衣,七點鐘,所有的家事全做完了,這才發現,由於早起,生活作息調整過後,這兩天的時間突然變多了,不再是早餐和午餐合併解決。

我不禁自忖,這朱伶鸚鵡和我不知前世是怎麼樣的一個因果關係,牠的出現,對於退休後過著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日子的我而言,無疑是一劑強心針。由於他的造訪,我整個生活作息被迫再度回到正軌,孩子也無一倖免,從剛放暑假睡到自然醒,到現在八點不到,全家排排坐吃早餐,我既不用擔心開學後他們是否能調整生活步調,也無須憂懼放假二個月孩子是否變成肉雞。牠還真是「意外的驚喜」。

三天,三種思維,同樣意外的驚喜,卻有著截然不同的體悟。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1. 國人的作為,有時真讓人懷疑,中國人是不是以違法為樂?

    大者如陳水扁的國務機要費等大案子,小者像版主看到的視「禁止入內」的警告牌如無物。好像只要能逮到一點機會就鑽鑽漏洞。不管國民所得再高,有這種心態就還不是一個現代國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