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個痛字來形容

孩子如願進入他的第一志願,快樂的負笈北上就學,初始,我鎮日守候在電腦前期盼與他在網路上不期而遇,到久候不到人,得悉他忙於課業無暇上網,從失落到放開懷,與老公尋覓新生活,這一串的改變,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恰恰二個月。

從幸運的加入古坑樸園,成為第三代園丁,每日與老公打掃落葉,泡茶品茗,真正享受退休生活的愜意,不過短短的十天,便接到兒子不適的電話。匆匆和黃先生告假,我倉促的提了行囊趕赴台北,與兒子在長庚醫院門口相見,不知死活的我還興致勃勃的請他吃了頓高檔料理,為他期中考補氣。

第二天還要應考的他,只穿著短褲及休閒衣,背著小背包,及隔天要考的量子力學的筆記本,母子二人無憂無慮的到診間報到。

當衛教師及營養師留我談話,讓孩子去做超音波時,我還以為是血糖沒控制好,直到得知是尿蛋白已超過千位數時,腦中頓時一片空白,我的心涼到谷底,多年來的醫學基礎告訴我刻不容緩,在堅持不等期中考完,我請衛教師立即為兒子辦理急診住院手續。

林口長庚一位難求,擠身在狹隘的急診觀察室中,身體臃腫的我連轉身都有困難,僵坐在椅子上一夜,心中百感交集,若如女作家席慕容所形容:人生就像是一張考卷,每個題目都有著令人難解的深度,那我是否可以要求上蒼,對於平庸如我者,考題是否不要這麼艱澀難解?為什麼不能讓年老力衰的我可以平靜的安度餘年?

等了一天一夜,終於接到通知轉診林口長庚。

果不出所料,連著一個禮拜密集的檢查包括切片,確定兒子因自體免疫抗體攻擊腎臟,造成蛋白質大量流失,體內白蛋白剩餘不到1.6,醫師緊急為他輸入白蛋白,及至此刻,我心中雖已有了譜,仍不免自欺欺人,期望只是因為兒子開夜車讀書太累所造成急性腎炎,只要休息夠了,自體修復後,自然無大礙。然事與願違,結果仍不出所料,孩子開始服用類固醇及抑制免疫藥物,頭一夜噁心,第二天開始腹痛腹瀉。

兒子的個性儼然我的翻版,他深怕我擔心,總是佯裝無事,為了怕他難過,我也強忍著淚水,儘量表現得一如往昔,痛不溢於言表,只在他入廁盥洗時張大嘴無聲的大哭,我不理解:同為人類,何以我和兒子必須受這麼多的考驗與磨練,只因為我夠堅強擔得起嗎?

從兒子以滿級分同時申請上台大電機及物理系,我一直關閉手機,拒絕接受大家的恭賀,期盼不要太過招搖,以免遭天忌,沒想到這麼低調,老天仍放不過我們,我不禁想問:莫非老天真要亡我?

看著兒子的病容,我的心好痛,他五歲時,我得了癌症,當時,為了怕自己活不久,我教他自己穿衣、洗澡、吃飯,希望趕在有生之年教會一切母親該教孩子的事。誰也沒料到,九歲,他自體免疫功能就發生問題,攻擊胰臟,變成依賴型糖尿病,為了能護著他成人,我咬緊牙關撐著病痛,一路支持著他,直到他如願上了自己的理想志願。原以為他將會認識一位與他相知相惜的女孩,能取代我的愛,陪他一輩子,而我也可以告老返鄉,沒想到老天爺新的課題,打破了我所有計畫。

我已老邁,不復當年的堅強與靭性,未來的路荊棘遍地,要如何走下去?我無言以問天!知道很多人都在關心我的近況,拖到今日,勉為其難提筆將自己的心歷路程寫出來,請大家勿為我掛念,石某人還是老的冷笑話一句:我是打不死的小強,為了孩子,我會一直撐到底!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1. 在下向上天祈禱

    希望您的小孩

    能平平安安

    記得當學生時

    為了省試紙

    常常把試紙分成兩半使用

    不知對您有没有没幫助

    也願您的日子越來越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