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認識我嗎?

據說,有一個滿週歲的小女孩,在抓周儀式上,先一把抓了食物,接著,貪心地把所有的東西全摟了起來,當時大家都笑稱這娃子生來貪吃,怎也沒料到,二十年後,大專聯考還真的有食品營養科。

女孩畢業後,考入公職,當了十年出納,後來又做了圖書管理,業餘偶而寫些雜七雜八的賺稿費,退休後,不按牌理出牌,集了一輩子學經歷,一頭鑽進美食公民記者的行列,完全應證了幼年時抓周的狀況。這人,天秤座AB型,一身傲骨,不為強權低頭,卻會為弱勢者跳出來發聲,想來你已經猜出端倪,那人就是區區在下小的…我!

話不多說,為什麼莫名其妙去當美食記者,因為愛吃?錯!因為…「氣」,氣當人,卻連最基本吃的安全都求不到,即便我自恃受過專業知識,但是,食材來源、食器成分的基本資料我無從得之,每天都活在媒體恐嚇中,惶惶不可終日,我絕對相信有為了中飽私囊草菅人命的奸商,但是,我也見到過辛苦耕耘,卻莫名被牽累,弄得一家人難以溫飽的老實農民,所以,我決定拖著退化的老腿,走出來,效神農氏嚐百草之精神,用自己最特殊的口感來檢驗食品。

每一個人都有自己專屬的口感,要用自己的喜好去評定某家餐廳主廚手藝好,某市售的食品讚,其實不見得公道,就像是要我相信某位食神掛保證的美食,就一定是人間美味,我真的做不到!一如我也不認為自己為某家美食撰文,就可以為他們帶來客群一樣。因此,當有人問我出門採訪一間餐廳要多少錢?我覺得自己的人格遭受質疑。如果我這麼回答:「因為我的名氣不夠大,所以,到目前為止,還不會有餐廳花錢請我去採訪。」這樣說法,你會比較能接受嗎?其實真要賺錢,我不如回頭寫文章賺稿費,錢還比較多。

曾多次蒙聯合新聞網的推薦,美食得登上聯網首頁,心中不免暗自欣慰,好的美食值得推薦,店家自始至終不知道有我這麼個人存在,但是,因他的努力被人發現,我深信他會更愛惜自己的商譽,用心研發好菜色,下次我就可以有口福了,這就是他對我最好的回饋!錦上添花的人我不想做,但是,能為那些在巷弄中務實用心的好味道發聲,我非常的開心。能當默默助人的老天使,更是讓我樂此不疲的原因。

這一年中,從認識吉園圃標章、農產品生產履歷表,到健康低糖奶酪、牛奶糖,到洗三溫暖的開心蝦場,以及完全有機栽種的國姓咖啡,不知道是否讓您對台灣的食品業不再充滿疑慮?不知是否讓您透過我的鏡頭,看到更多農漁家純樸踏實的一面?

未來的一年裡,我期待能更深入採訪台灣在地農產品,提供給消費大眾更多安心的選擇。因為,我也想為自己和家人找到更多可以吃得安心的美食!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