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記

逛夜市嗎?

逛夜市嗎?
  我喜歡逛夜市,不是為了滿坑滿谷十元一件的家用雜物,也不是為了應有盡有的南北口味,而是五光十色燦爛耀眼的燈光及摩肩接踵人來人往的熱鬧氣氛。   週末,難能可貴的休閒時光,一聲吆喝下,三姐的二個兒子禁不住誘惑,名為保護小阿姨,實則可暫時脫離老媽儼然探照燈的眼光,二人熱情有勁的一個左一個右陪著我殺到夜市閒晃。   一個身高不到一六0的胖女人,身旁二個一八0的壯漢,想不引人側目也難,對於大家的注目禮,...

我的第一筆薪水

我的第一筆薪水
多年來,母親一直不解:北上讀書的女兒,好端端地怎麼弄到手腕肌腱發炎,只道是我打網球運動傷害!年幼即失怙,然而,由於仍有母親溫暖的臂膀可靠,我未曾為生活憂心。直到考上私大,眼見平日捉襟見肘的母親支付龐大的學費後,還要為我的生活費操心,我滿懷歉疚。為了不再增加母親的負擔,我毫不猶豫地到學務中心申請工讀…清洗行政大樓走廊以及教授辦公室。每天清晨五點半,我便衝出宿舍,在空無一人近百尺黝黑的長廊,邊唱軍歌壯...

謝謝警察先生

謝謝警察先生
由於平日接送孩子上下學的外子臨時有事,因此,傍晚時分,由我到學校接兒子回家。母子倆踩著夕陽,大手牽小手,逍遙自在邊走邊聊,好不快樂。     素來出門就坐車的我,從來沒注意過下班時的十字路口,車流量是如此驚人。在沒天橋又沒地下道的情況下,一忽而橫向通車,一忽而後方右轉車,把我弄得神經緊張,怎的也不敢踏出步子,就這樣,紅綠燈換了好幾次,我仍站在原地。     這時,忽見站在路中央的交通警察對著我吹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