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懷

  及至罹癌開刀前,我一直是捐血中心固定贊助者,對我而言,在接獲血液受贈者感謝函的那一刻,得悉能於自己能於他人命在旦夕之際,及時助人一臂之力,那種欣慰實在只能意會無法言傳。

  傷口癒合體能恢復後,我興奮的再度站上捐血車,工作人員看過我填寫的資料,禮貌地婉拒了我的熱情,直到那一刻,我才發現自己原來再也不能跟正常人相提並論。

閃躲過四周同情的眼光,我故作神態自若強顏歡笑走下捐血車,突然間覺得自己好孤單,失落感毫不留情地啃蝕著我,心裡空空蕩蕩,我真的變成廢人了嗎?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