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煦的靈異事件

父親因骨癌病逝於台北榮總,臨終前囑咐母親好好扶養五名稚子,多親近佛法,隨即溘然與世長辭。家裡的小佛堂,一幅法相莊嚴的南無阿彌陀佛,一幅西方三聖圖,一幅西方極樂世界圖,就這麼簡單而隆重的安座了。

在佛堂下方,五個孩子邊讀書邊聆聽母親虔誠的早晚課誦經聲,從小到大。心平氣和的安然度過狂飆與叛逆的青春期;順利的走完苦不堪言的聯考衝擊期;順當的步入社會大學,一路平步青雲。

九二一地震後,母親的房子毀之於一旦,我則因學校的慈悲收容,暫時有了安身地,在兄姐們的商議下,房子問題尚未解決前,母親的佛堂暫時先行移置於我的校舍內,母親有空便可來我家禮佛。

一年不到,母親因病住院,在醫生宣佈可以返家療病的前夕,我為備母親來靜養時之所需日用品而外出張羅,晚上九時許返家。平日靜寂的屋子充塞著一種奇怪的、尖銳的、刺耳的嘈雜聲,令人心浮氣躁,經四處搜尋,終於找到禍首..來是佛堂的唸佛機壞了!我順手把唸佛機關了,準備第二天再送修,便倒頭睡下。次日清晨,一早就接獲二姐的來電,母親在無預警的情況下,於半夜往生了,確實時間不知,剎那,我恍若五雷轟頂,腦中一片空白。

悲痛中料理完母親的後事,順理成章的接收了母親的佛堂,待一切處理妥當,我手持待修的唸佛機送廠。

到了店裡,這才發覺母親過世那夜亂七八糟尖叫的唸佛機字正腔圓,毫無瑕疵!一時間我感觸萬千,原來,那夜母親是來與我辭行的,我卻渾然不知,與她失之交臂!

打從母親過世至今,唸佛機日夜不停的播放,三年如一日絲毫無礙,唯一特別的:它時而自動更換唸佛名號,忽而誦持南無阿彌陀佛,忽而誦持大悲觀世音菩薩名號,以科學的眼光來看,接觸不良是最大的可能,但是,私底下,我卻情願以為那是母親回來她虔誠禮佛一輩子的佛堂來拜佛了!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