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心

小五的兒子酷愛草莓,一口氣吞食數十顆草莓是常有的事,說他是草莓殺手一點不為過。然而,草莓上的「殘留農藥」一直是孩子的爹最大隱憂,素來有求必應的好爸爸,難得的為了不准孩子吃東西而扮演壞人,只見父子二人為了草莓幾乎「反目成仇」。

雖說為了喝牛奶不見得要養頭乳牛,但是,為了想吃草莓種幾棵草莓總不成問題,於是,在老媽的調停下,一家人無異意通過,購買了數棵草莓回家移種在小院中,決定採用安全無慮的有機栽種方式。

「辛苦耕耘者必歡欣收割」,在悉心的照料下,一顆顆碩大飽滿,令人垂涎的草莓如願的收成。兒子一改狼吞虎嚥的常態,慢條斯理一小口一小口啜食,眉開眼笑之際猶不忘拍老媽的馬屁:「媽咪!我覺得還是妳種的草莓比較好吃,堪稱人間美味耶!」即便知道這小子是在故意巴結,傻媽仍忍不住志得意滿的笑彎了眼。

好景不常,才收豐沒數日,草莓便上演了離奇失蹤記。明明上班前還心喜今晚兒子有得吃了,偏是回家後,果樹上只剩空蕩蕩的果蒂。不甘平白無故遭竊,我守株待兔數日,終於逮捕現行犯…綠繡眼、白頭翁。只見牠們一隻隻從容不迫的自柳樹梢縱身而下,好整以暇邊狀似可愛的搔首弄姿邊氣定神閒的把我辛苦栽種的草莓一口吞入,待我回過神奪門而出時,牠早已振翅離去,徒留光禿禿的葉托,以及氣急敗壞的我。

為了與鳥爭食,我把每顆草莓套上保鮮袋,心中不免自鳴得意:「這下看你怎麼吃?」孰知才安靜沒二天,好不容易剛轉紅的草莓又不翼而飛了。這次不用勞師動眾緝兇了,因為,現行犯太目無法紀橫行霸道了…牠們是肆無忌憚列隊而來,烏壓壓一大片,面對螞蟻大軍這副陣仗,我看傻了眼。

晚餐時我宣告陣亡,並徵召有勇有謀之士:如何在不施農藥殺生的前題下,又可保留美食。正當老爸老媽百思不得其解之際,兒子慢條斯理的說:「人是一條命,動物也是一條命,反正都是吃嘛,給誰吃還不是一樣!」兒子的禪心慧語,宛如當頭棒喝,令我汗顏莫名,慚愧呵!念了多年的佛,我竟連「捨」都沒看破!

曾聽過這麼一個故事:有位師父曾問弟子:「你吃素嗎?」弟子恭敬的回答:「是的。」師父笑問:「你整天埋怨老闆看不到你的認真,責怪孩子不聽話,氣社會亂象造成人心惶惶,你有吃素嗎?」老師父意味深長的說:「我是除了三餐之外都吃素!你呢?」一段養草莓的過程,讓我體悟了師父的話。

在沒有得失的罣礙後,生活一下子寫意多了,和兒子躲在紗窗裡偷窺鳥兒舉手投足間的閒適,趴在地上看螞蟻為生計分工合作的群性,大自然的奧妙總是讓人不禁一再讚嘆,我忍不住感喟:人生能得此福報,夫復何求?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1. 回想八年前,那時家居基隆。而在兒子甄選了北縣新店私立東山高中時,毅然決定舉家遷到新店。

    三年後,兒子有幸考上北縣新莊私立輔仁大學時,又毫不考慮地遷居新莊。而在兒子休學當兵重考五年過程中,今年甄試上榜北市大直實踐大學。

    這時換兒子發聲了:「我想自己住在學校附近。」

    早被朋友同事當作現代孟母三遷的楷模範本,此刻也該告一段落了。

    年紀也有了,飄泊也累了,兒子也不可能跟在身邊一輩子,『護之反而害之』,也該放他單飛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