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與現實生活

小裘是個在山上長大的孩子,艱苦枯燥地農耕生活,對於活潑外向的她來言,無疑是一種折磨,於是,她最大的願望就是能早日脫離這種乏善可陳的生活環境。

國中畢業,她放棄了升學,毅然地加入就業行列,企望能從此「烏鴉變凰鳳」改變自己的一生。甫入花花世界不解世事的她,由於工作的關係,認識了大她八歲的男人,幾次噓寒問暖貼心的談話及出遊,攻破了她浪漫而脆弱的心房。

在最後一次來看我時,她告訴我即將嫁作他人婦。是年,她只是一個十六歲懵懂無知的小女孩,任憑我一再勸阻:「凡事要三思而後行」,然而,已挽回不了她執意「為愛可以犧牲一切」的想法,無可奈何之下,我只有給予誠摯的祝福,以及一遍又一遍的警告:「對他還不是很瞭解,二個人還不能確定是否適應之前,可千萬別懷孩子!」。

日月如梭,一晃就是一年多,當外子陪我到醫院做產檢時,師生二人在醫院中再度相遇。

當年那個無憂無慮如花似玉的小女孩,如今已是手中抱著一個,肚子上又懷著一個的少婦。沒有為人母的喜悅,只有一臉的狼狽滄桑與無奈。面對我的愕然,她聳肩慘澹的一笑,我忍不住尋問:「妳一個人又大肚子、又帶孩子,孩子的爸怎麼沒陪妳來?」「他說工作忙沒時間」搖著孩子她低聲的說著。除了替她難過我無話可說,畢竟她有權利決定自己的生活,她都認了,我一個外人又能說些什麼。

分手以後,斷續的幾年中,從其他學生口中得知:她已是三個孩子的媽,不但要教養子女,更得擔起一大家子的生活,侍奉在床不能動的公婆,照顧年幼的小姑小叔,而她那不負責任的先生,非但不知感謝她替他辛苦的照料家人,反而在工廠裡,正大光明的養了一個情婦,生了一個兒子。悲憤之餘她與先生大吵一架,可悲,公婆這時不但沒替她主持公道,反倒責怪:「就是因為妳這麼潑辣,一點都不溫柔,他才會被妳給逼出去找女人!」有了父母的撐腰,丈夫當著孩子面前,公然的毒打了她一頓。

萬念俱灰的小裘毅然提出離婚訴求,家人思及她走後沒人理家,為了眼前的利益,這才要求兒子收歛行為,回家同住。為了能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小裘自我安慰著:「或者他只是一時鬼迷心竅,只要能洗心革面,我可以不計前嫌,一切重新來過。」她委曲求全的答應了將先生在外面所生的小孩帶回家來扶養,原以為從此以後王子與公主就能甜蜜過一生,殊不知,生性喜歡拈花惹草的老公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就在她為一大家子做牛做馬之際,又招惹另一個女人,甚至在小裘哭鬧時不屑的一口回道:

「她才是我今生的新娘!妳算什麼?」。

「不要想用離婚恐嚇我!要離婚可以,離婚見證人費用妳出,我就蓋章。」

「最小的孩子妳要帶走,否則我就不簽字。」

在丈夫無情無義的提議下,多年來手無分文的小裘四處借債,咬著牙簽下了字,結束了一段艱辛非人的婚姻悲劇。這個結果豈是當年那為愛沖昏了頭,義無反顧的小女生所能想像?

再次返校看我時,小裘已改頭換面,打扮得漂亮光鮮,自信的光彩全寫在臉上,我關心的問她:「才二十出頭,可曾想過給孩子再找個爸爸?」還好,失敗的婚姻並未帶給她灰色的思想,她的答案是肯定的:「我不反對,不過,現在的我不會再做傻事了,我不會再被愛情沖昏了頭,您放心好了。」,看著她坦然的笑容,我終於放下這顆懸掛多年的心。對小裘來說,這一段有血有淚的蛻變,雖然痛苦,但是,總算能看清一切,重新站起來,還是值得慶幸。

網路資訊多采多姿的年代,女孩們除了美貌,更要有足夠的聰慧保護自己!但願小裘的痛能給活在愛情中的小女生們一個思索。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1. 不要說老師難為,現在部隊的幹部尤其難當。

    以前雖強調“愛的教育”為前提,但仍輔以“鐵的紀律”為後盾。一個命令一個動作,說一不二,更馬虎不得;也從而朔造出紀律嚴謹之鋼鐵勁旅。

    然而廿一世紀的現代,富貴寶貝兵操之不得,動之輒究;稍有不慎之個人意外,父母馬上親赴營區找部對長官理論,甚且託付立委民代出面討回公道。

    若真兩岸戰事爆發,依老朽冷觀,祇怕還沒開戰,寶貝諸兵早已父母懷中顫慄;或上戰場者,怕已不戰而降了吧。

  2. 看了你文中提到的親師默契應該多加培養,我相當認同。

    真的,父母親和教師所看見孩子的面向會有諸多的不同,

    因此,養成良好的溝通是真的很重要。

    其實,光是夫妻間對孩子的看法也就相當不同,

    所以,不論是誰與誰,我想如果要共成一件事情,是都得好好溝通的。

    除此,我很想分享一個我對孩子的認識,並為每個孩子再多說說可能的話!

    『孩子需不需要負責任呢?』這句話讓我很有感觸。

    怎麼說呢?

    因為,的確很常聽見我們在檢討教養過程時,都會把孩子想進來,

    但是,他們真的要負責嗎?

    我覺得,有時並不盡然。我的觀點有兩個層面,

    一是假設:孩子先天就是一張白紙,一切的學習都是來到這個世上才開始建立。

    所以,孩子會很敏銳的觀察並學習如何在自己所處的生活中求生存。

    更明白的說,他知道『當媽媽這麼生氣時,我得改變說話的策略,這樣才不會出現

    我不想見到的結果』。

    如果是這樣的一個邏輯,那我只能說孩子只是在以他學到的方式表達自己,誰得負

    責呢?我想應該多一點是教養她的我們與老師吧!(當然要廣義到社會也可)

    另一個層面是:孩子先天的本性為善,或者為惡的假設。

    如果孩子本性為善,那我就得說:他的言行應該都有其善意。

    果真如此,那我們怎忍再去苛責他呢?因為,他會如此去做,可能是出自善意。但

    我們體會後還是得好好去教導他;畢竟,善意謊言有可能會有不善的結果。

    但如果孩子的本性為惡呢?那我想他的一切行為終將先以自身利益為考量,因為惡

    之本質可能就是:自私、投機、不誠實等等。

    若果真如此,那我們當然就可以要他負責,因為他怎能這麼不負責任的隨口撒謊,

    造成周邊人如此的被他操弄呢!

    但是,靜心一想,如果他的本質就是惡的,那負不負責可能就不是他的考量了,那

    我們多去苛責他的也就對他不夠真切了。反而,我們要的是靜下心來好好想辦法將

    他導回正軌─如果那真的是我們的責任!

    言談至此,我只想提醒身為教育工作者的我們(老師、家長),可能可以再多去思考

    關乎孩子本質的立場:究竟她們為何如此行事?為何出現社會所認知的出軌行為?

    然後,再來思考我們的立場與角色了。

    這是我個人的經驗與大家分享,我支持更多的思考與辨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