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虧待自己            

  手捧著經聯副工作人員在百忙之中仍抽空轉來的一封封來自台灣各地素未謀面的讀者的信件、食療密方、心靈治療的書籍及錄音帶,心中百感交集。沒想到一篇「期待你長大」,竟讓我如此深刻的體驗到–人間處處有溫馨。收到的不止是表象的物質,更是一份份無法丈量令我終身難忘的關懷與愛。
最令人動容的,其中竟有三位是和我一樣曾受癌症摧殘的,他(她)們將自己治療的方法及所經歷的心歷路程娓娓道來,並為我鼓舞打氣。紅著眼,我無法抑制心頭強烈的衝擊。一陣陣的鼻酸,我何德何能竟讓如此多人為我傷神,受如此多人愛護及祝福,這些情誼是我生生世世都無法償還得了的,謝謝你(妳)們我摯愛的友人們!
三十多年,我一直是自我督促勇往向前的激進份子,「要做就一定要做到好,要嘛就不要做。」是我的座右銘。每天緊繃心弦拼命的扮演好自己的角色,縱橫在家庭與事業間,凡事都要求做到盡善盡美,深深的感覺自己就像一個不停旋轉的陀螺。生活對我而言,只是責任與義務,我時時要為自己不同的身份—為人子、為人媳、為人妻、為人母而拼命,步調之緊湊令我無暇偷閒喘口氣,更遑論閒情逸緻觀賞周遭溫馨的人性;天空絢爛的彩霞;及小草尖點滴晶瑩剔透的露珠。
曾奢侈的冥想,有朝一日孩子離巢了,我要找個清幽的山林,享受一下文人墨客筆下「以蒼天為幕大地為床」的豪情,自耕自給,寫寫文章,畫個國畫,寫幅草書,種些不具名的小花小草,烹山泉品茗,這種生活才是真正的人生。但是,在現實生活中,我仍無法縱容自己,只能自我安慰著:「人生中應有多少酸甜苦辣是一定的,等一切責任了了,不就可以圓自己幻想了一輩子的夢了。」殊不知身體就在無盡的透支下而出了狀況。
連續兩篇「找回失去的半生」「愛上主婦之約」,著實給了我很大的衝擊,二個女主角比我聰明太多了,她們能在日常就給自己一個生活空間,而我卻是非要等到了醫生宣告,才發覺自己虧待了自己這具軀殼。和友人談及:「我還真感激知道得了癌症,否則就算活了一輩子,恐怕還沒現在活得充實。」!
暑假帶著兒子坐捷運到淡水,夕陽中觀音山倒影在滾滾浪滔中,靠著堤防,心裡想著「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將相今何在,荒塚一坏草沒了」,這闕詞是我年輕時的最愛,讀了千百回,自己卻仍走上這條路,有點好笑!名利與地位現在對我來說代表的又是什麼?那是失落了多少自我而堆砌出來的?
這半年是我活得最快樂的時候,有時陪著孩子四處遊玩;有時充當醫學顧問,勸導著周遭與我相同個性的朋友:「偶而要放縱一下自己。」。痛的時候吞兩顆止痛藥,累的時候含二粒合利他命,我深信能站著總比坐著、躺著強。
如果哪天清晨你在豐原的街上看到一個滿身大汗快步走的人,那可能是我正在鍛練體力。擁有健康的身體才能把自己貢獻給其他需要的人,我希望有朝一日能將大家給我的愛再發揚光大,讓更多的人和我一般能體會世間的溫暖。
最後,再次感謝所有關心我的人。謝謝你們!是你們的愛讓我留戀人世的美好,我一定會讓自己活的更好來報答大家。

(刊於86年10月5日合報)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