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謝謝快遞出去     

和大多數自命不凡的知識份子一般。三十多年來,我一直活在自己的象牙塔裡,帶著不屑的眼光冷眼的看著周遭所發生的一切事情。一方面我理所當然的享用社會資源,吝於付出一絲一亳的關懷;一方面我又假扮正義化身批判社會大眾的自私、貪婪、冷酷、無用。寬容二字在我字典內早已不復存在,而感激一辭在我腦海中業已慢慢淡逝。
多次閱讀聯副感動三百,溫馨的文章造成心靈不少的波瀾。我甚至也曾衝動的想過要打通電話或寫封信,感謝那些在我生命中曾畫上美麗色彩的友人們。但是,冷漠的習性早已根深蒂固的駐紮在我生活中,短暫的心率不整瞬間恢復平靜。自圓其說著:「中國人嘛!含蓄就是美德」,陳之藩先生不是說過:「要感謝的人太多了,就謝天吧。」。
日前因病住院開刀,在注射麻醉藥尚未昏迷之際,怵然驚覺,我這一生虧欠了好多人的債,會不會眼睛一閉抱憾終生,永遠沒有說謝謝的機會了?自怨自艾的悔恨當時沒有即知即行,更氣自己羞澀的個性,未及將心中所有的感謝送出,若是還能張開眼,我絕不會再讓自己被沈默掩沒!
經歷了十二個小時的昏睡,感謝老天爺的眷顧,我終於又回到多采多姿的世界。內心充滿了喜悅與感激。渾渾噩噩的過了這些年,一次的病痛卻讓我對人生有了另一層的體認。今後,我將會用寬容的心和感恩的心把生命活得更溫馨亮麗,試著把那些塵封在心中多年的﹁謝謝﹂快遞出去!

(刊於86年6月5日聯合報)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