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難的母親         

我是一個平凡的母親,天資愚昧;文采不佳;口才笨拙,所以當大家在街頭巷尾評論警察無能、政府官員應下台以表示負責之時,我只有在家中看著不懂世事的稚子反省著:
是否我也曾犯了生他、養他、沒時間教他的錯誤?雖然,我可以說以前我們父母也沒教過我,我也沒變壞啊!
是否他也險然成為鑰匙兒童中的一員?雖然,我可以堂而皇之地說因為我要賺錢;我要供他吃、住、讀書啊!
是否我教過他「人要做得正,別人才會尊敬你,自己說話才能義正嚴辭」?雖然,我也知道,正直的人往往因無法和人同流合污,而替人背黑鍋,死在前面。
是否我告訴過他「待人要有禮,寧可別人無義,我們不能無情」?雖然,我也明瞭,現在的父母寶貝自己的子女,紛紛交待先下手為強,可以打別人,但可不能被人欺侮了。
是否我曾教他「千萬別讓任何人靠近,問路也不可以。要有防人之心,別被人利用了自己的同情心」?雖然,我確信,這可以讓他目前不會被人綁票,但卻肯定有可能使他未來成為冷面無情的綁匪。
是否我曾管束過他「下課立刻回家,不要逗留在外面。」?雖然,我也害怕,孩子會因此而孤單,而與世隔絕,可能呈自閉傾向。
是否我也曾限制他看電視新聞—–怕立委的咆哮公堂,造成他日後言行失當;禁止他看綜藝節目—–怕主持人的黃腔,令他將來人格不正?雖然,我也猶豫,這樣的結果,他會因為和同學沒有共同話題、跟不上潮流,而被排擠在外。
我不知道我該怎麼辦?畢竟我只是一個平凡的母親,我是該教孩子人要有人格,就算社會黑暗,仍應保持心中一股希望清流;還是為了只要孩子能苟活,教他投機取巧只要能自保?該如何教育自己的孩子?各位專家可否告訴我呢? 

刊於86年5月11日聯合報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