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永遠拾不回來的戀曲

「寧願我先說分手也絕不能讓別人先跟我斷,因為我承受不起失落的痛苦!」這句話一直以來是我談戀愛的信念。在交往的三年中,只因他從未開口說過「我愛妳」,於是,我把自己定位於是他的哥們。即便接到他的信會讓我臉紅心跳;即便陪他到中正紀念堂照夜景讓我期待得徹夜未眠,然而,女孩子的矜持,我終究難以啟齒告訴他我喜歡他。
  故宮的外階上,合唱團出身地他用低沉地歌聲清唱著民歌,我如癡如醉,只盼時空在那一瞬間完全停滯。唱「給你呆呆」時,我刻意的大聲與他合唱,他似乎毫無所覺,在送他搭校車返軍校時,笑著無事人般,在轉身的剎那,不捨地淚順頰滑落,他沒看見,更不會知道我心中對他已然難分難捨。
  與他高中同為童軍團的學妹天註定似的成了我的學妹,中秋節我因留校做實驗無法返家,翌日,小學妹返校興奮地告訴我與他一同出遊的點點滴滴,我的心在哭泣。好強的我承受不起被人甩掉的痛苦,堅持絕不能讓他先開口跟我分手,於是,我不讓他有任何機會問明原因,毅然決然的與他斷了音訊。
  好長一段時間,我藏身黝黑地校園抱著吉他唱著給你呆呆、某年某月的某一天、牽引一遍又一遍,心在淌血,哭到仿佛世界末日已到。這些事他不曾知曉,就如同我也不知道他畢業考失常,消沉的自願分發到花蓮一般。
  時空遞移,當再次聯繫時,我一廂情願地以為不再有第三者挑撥,這段清純的感情應得以再續前緣,沒想到,只因當年我一時的自卑及怕被傷害的個性毀了這一切,我保有了顏面自尊,而他卻已然成為別人的未婚夫。在收到喜帖的那一日,我強顏歡笑送了一套水晶餐具到他家中,親自為這一段初戀劃下句點。
  我終於承認自己失敗了,敗的原因是可笑地輸不起的個性,怕受傷的人,卻為自己傷得最重!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