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足以害之

夜市裡,人來人往摩肩接踵好不熱鬧。甫放暑假無課業壓力的小犬,興奮地彷彿初出柵欄之虎,拖著我穿梭在一個個攤位中。一個晚上,兒子玩得樂不思蜀,但我卻是身心俱疲。長久以來的恐懼,我深怕一個不留神,下一個協尋失蹤兒童名單上就有兒子的照片;更怕孩子不知輕重,東奔西跑,若摔到哪,或是被小吃攤的熱食燙到哪,都將是一輩子的痛,於是,即便已累得腰酸背痛二腿伸不直,我仍硬撐著,孩子走到哪我就跟到哪。

蚵仔煎的攤子上,年輕的夫妻為了生活忙得不可開交,攤位旁的嬰兒床上,小貝比肚子上圍著毛巾,無視蚊蟲的攻擊以及周遭吵雜的叫賣聲,在露水浸禮下恬靜香甜的熟睡著,我不禁看得入了神。

次日,到辦公室和同事們聊到此一幕,我困惑道:「同樣的孩子,人家怎麼過活的?我的孩子是被我一步一趨,含在口裡怕溶了捧在手裡怕化了養大的,他將來又會怎麼樣?」大夥似是被我的話題勾起了心中的感觸,議論紛紛。

「我們班有個孩子,沒交通指揮糾察拉旗子,他不敢一個人過馬路,妳想他將來要怎麼過活?」

「我那班有個學生,父母怕外面的東西不衛生,從來沒讓她在外買東西吃過,結果,她不但連一瓶可樂多少錢不知道,甚至連珍珠奶茶是什麼都不知道!站在父母的立場上,這是愛,但是,除非這孩子一輩子跟在父母身邊,否則,將來若到外地求學,恐怕父母還得陪著一塊去!」

「妳們發覺沒,住在馬路旁的孩子,往往是最早學會安全過馬路的!反倒是保護過當的孩子,遇到事情時不知如何趨吉避凶!」

朋友點到為止的暗示讓我恍然大悟:原來『太多的愛是會扼殺孩子與生俱來生存天份的!』與其為孩子設置無障礙空間,不如讓孩子從參與中自己揣摩出因應之道,這才是父母能給孩子最好的保護鋼盔。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