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頭髮母親燙的

 

在五十年代,沒多少人有機會進燙髮院,於是,我一頭自然捲髮,成了眾人矚目的焦點。

度過風光的國小六年,邁入國中後,齊耳的頭髮規定,讓我的頭髮成了夢魘。當年家境清寒,我們四姊妹的頭髮,都是互相修剪,偏偏我一頭不聽話的捲髮,讓三個姊姊對它無可奈何。

最後,三姊想出絕招,弄濕頭髮後再剪。不料等頭髮一乾,全一個勁兒的往上縮,我的頭髮一時成了名副其實的「小瓜呆」頭!

為此,當時身為班長的我,足足有兩個多星期,想盡各種理由出公差,就是不願參加升降旗典禮,否則站在前頭可會被男生班的同學品頭論足。

上了高中,面對教官,困擾就更多了。每逢服裝儀容檢查,我都得費盡唇舌向教官解釋,還好我長得老實樣,女教官用原子筆翻看髮根,確定是自然捲,就不再刁難我。

沒想到,告別清湯掛麵的日子後,我的頭髮卻成了話題。常有人問我:「小姐!妳的髮型好漂亮,是那家髮廊做的造型?」我總喜歡幽人一默:「在我媽肚子裡燙的。」看大家目瞪口呆,我多年來的鬱卒隨之飛散。

2005/06/19 聯合報】  @ http://udn.com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