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要及時

 

兒時,父母對情感的表達一直是內歛的,他們鮮少經由言語或肢體動作流露對子女的愛,即便知道自己是受寵的,但是,由於沒實際借由感官體會過,直到他們相繼辭世,心中一直有著些許的遺憾。

兒子是我生命中的唯一,從小愛跟著屁股後頭打轉,童稚的心不懂矯揉造作,「媽咪,抱抱!」是他專屬口令,不管再疲憊,總是能讓老媽忍不住緊緊的摟著他渾圓的身軀,騰空抱起,隨音樂在屋中起舞。

在我經過癌症的洗禮;在兒子認命終身注射胰島素的同時,我生命中彩色的世界褪成黑白,走在生命最低潮的時刻,我常叫喚孩子坐在腿上,用一雙手圈著他,企圖透過深情的擁抱,讓他知道我盡在不言中的愛憐。再難溝通的親子問題;再多令人心煩的病痛,總是能無形地消弭在親子幾近粗魯的擁抱中。

一恍,兒子讀國二了,高出老媽一個頭,一反往昔「母」抱「子」的情勢,他總愛用長臂猿似的手從後圈著我肥嘟嘟的肚子,把臉一個勁的朝我厚實的背部磨蹭,滿口胡言亂語:「哇!妳身上的肉都會ㄉㄨㄞ.ㄉㄨㄞ的喔。」在心滿意足享受母子間親蜜時光的同時,我慶幸能即時把握住愛在當下的道理,即便哪天佛祖接引往西方極樂世界,我深信記憶中曾經擁有的深情,不會讓任何一方留下遺憾存在。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