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他就不要累死他

在兒子學校舉辦的親師焢窯會上,我與玲玲的媽初次相遇。閒話家常之際,我才得悉,為了不讓孩子輸在起跑點上,她不惜放棄比鄰而居的學校不唸,每天起早趕晚的開車越區載送孩子到市中心的明星學校就讀,中午放學,再將孩子接送到隔壁鄉鎮的資優準備班補習,以期孩子能在小一下學期的智優生檢定脫穎而出,成為資優班的一員。聽著她為孩子做的整體生涯規劃;看著她自信滿滿的笑容,一時間,我五味雜陳百感交集,訥訥的說不出一句話來。

兒子考上資優班時,是我得知罹患癌症開刀的第二年,雖說我一直告訴自己以平常心看待之,然而,當接獲學校輔導主任電話通知錄取時,我仍忍不住的彷彿得到第一特獎般,抱著兒子又笑又叫,我不斷的感謝老天爺,給了我一個又貼心、又漂亮、又聰敏的孩子。我含著淚低喟:「有子如此,夫復何求?」。

孰知,才讀了半年資優班,兒子竟得了依賴型糖尿病,醫師告訴我是因為感冒引起的自體免疫失調所致。一場小小的感冒會造成這麼大的傷害,叫我如何置信?

每天驗血,再加上早、晚各注射一針胰島素,一天,我就得在兒子身上扎三個洞,眼見孩子原本紅潤圓滾的臉日益消瘦蒼白,我心如刀割。家中的長輩紛紛指責,儼然孩子的病是我給他太大壓力所造成的,面對眾人的非議,我無言以對。再加上,每次考試,孩子求好心切,即便注射了高單位的胰島素,血糖仍無法控制,跟著高高低低起伏著,做媽的人是百般不捨,內疚的和兒子溝通:「如果你覺得讀的很累,告訴媽媽,我們可以轉班級,不見得非讀資優班不可。」偏是孩子不願意和他的好朋友們分開,一口回絕:「我不覺得有任何壓力啊!我在這班讀得很快樂。」我無權硬逼著孩子做抉擇,只能選擇膽戰心驚的一路護持著他。

日前看了抗癌小鬥士周大觀所寫的一本書『我還有一隻腳』,我揪著心邊看邊哭。正如大觀的父母所言:「如果早知道他這麼早就離開我們,我就不會讓他學那麼多東西,我一定讓他活得快快樂樂的。」同樣的話在我心中何祗說過千百次!有朋友不避諱的問過我:「是不是因為格至的病,妳才會這麼想?如果他今天仍是活潑健康,妳還會後悔讓他讀資優班嗎?」說實在的,我不知道答案,因為,我既不能讓時光倒轉,回到原點再來一次,我亦無法同時做兩組對照組,看個誰是誰非。

沒想到,在和玲玲的媽媽閒談中,我才知道原來有不少的父母為了給孩子一個更好的學習環境,不但課後輔導,連資優檢定都還參加補習。甚至有的為了讓孩子跳級進升,講究零歲教育,從小就十八般武藝,能補的全補。多年來,在我心頭的陰霾一掃而空,我終於可以釋懷:「在孩子的健康上,我不是罪魁禍首!」因為,我確知孩子今天的成就全是他自己的興趣所致。在他求學的路途上,我充其量只能算是一個陪公子讀書的書僮,稱不上是推手。

經過這麼多年的風風雨雨,我嚐過大起大落的滋味,很多心歷路程是筆墨所無法形容,更不是一般人所能體會。我雖無南威之容,不敢論於淑媛,但是,我誠心想將自己心中的感觸抒發出來,願與大家共享:「與其揠苗助長,扼殺了孩子學習的興趣,無寧讓孩子快樂的走出自己的路!」我衷心的將此篇拙作獻給天下愛孩子的父母:「為人父母者,千萬不要讓自己有機會活在後悔中!」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