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事一籮筐

一直以為:「清晨在鳥語花香中醒來」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直到…

  用「從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形容小白,是一點也不誇張。那日,一家人坐在校園樹下泡茶聊天,一個白影自牆頭直衝到眼前,「白文鳥!」兒子驚喜地和表哥一起跳了起來,二個孩子不費吹灰之力手到擒來,在確定牠沒受傷後,我囑咐兒子倒些十穀米出來,不出所料,牠狼吞虎嚥起來,顯然已餓了不少時日。

  飽食之後,牠坐在紙盒中好整以暇地整理起看似風塵僕僕的羽翼,絲毫沒有離去的意思,二個孩子一臉乞求的表情令我投降,心想或許是前些時附近寺廟的放生鳥,與其讓無求生能力的牠餓死荒郊,無寧把牠養大再放走,於是,默許兒子買回鳥籠當「遛鳥人」。

  先前曾委託三姐代購雛鳥,一直沒下落,沒想到白文鳥有「招弟」的命,隔週,在兒子大呼小叫聲中:「我們家要開鳥園囉!」虎斑鸚鸝、八哥又加入了我們熱鬧非凡的家。

  虎斑鸚鵡從開始泡小米用注射筒餵食養起,感情最濃也最會撒嬌,只要看到人從籠子邊走過,牠便在籠中跟著四處繞,爬上爬下,鬧著非要人伸手進去搔牠脖子,舒服之際牠渾然忘我瞇著眼一臉陶醉樣,好幾次忘了還吊掛在籠子上,爪子一鬆就來個元寶大翻身。

  八哥的野性就大多了,尖尖的喙令人發寒,但是智商真是一流,來家才沒出幾天,就把我喊人、罵孩子學的維妙維肖,這一下子我可傻了眼,為了怕哪天牠洩露天機,在客人面前把我最沒氣質的一面呈現出來,我只得痛下決定洗心革面當個溫柔的女人。

  論體型,這三隻鳥八哥為首,偏是最害羞的,每天洗澡時間一到,小白絲毫不以為迕,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就跳到水盆中貴妃出浴,鸚鵡則是秀氣的用舌頭慢條斯理的清羽球,唯獨傻大個就是不動如山,非得等我把籠子提進屋,牠才一躍站在水盒邊振翅拍水,非弄得客廳一地水才善罷干休。

  對朝九晚五的人而言,週末假期睡到自然醒是最幸福的事,自從生活中加入了這三隻寶貝,美麗的星期天不復見,天剛泛白,小白首先發難:「啾!啾啾!啾!」九冠不落人後:「Hello!早安,您好。」虎斑鸚鵡亦不甘寂寞,繞著籠子邊拍翅膀邊「吱!吱!吱!」叫個不停,即便把頭鑽進被子都難敵集體大合唱的荼毒。往昔叫許久都叫不起床的兒子,從此再也賴不了床,總是可以見他氣急敗壞的衝進客廳:「閉嘴啦,吵死了!」說也奇怪,只要有人起床,牠們自然就安靜了,還真是全自動鬧鈴。

  自從家中養了這三寶,鳥事不斷,把屎把尿,累煞人也,雖是如此,每天回家的瞬間仍是我最快樂的時光。鑰匙甫插進鑰匙孔,屋內便傳來猴急的合奏,彷彿巨星出場般,我志得意滿在三位熱情歌迷的歡呼聲中步入客廳,以前老是笑同事愛鳥成癡,殊不知吾亦不遑多讓,誰叫牠們有致命的吸引力!養鳥若此,夫復何求?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