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拿什麼給她?

  打從柯尼卡(一條漂亮的米格魯犬)加入家族行列,伸縮大門外絡繹不絕的人潮,讓人不免有些置身動物園任人參觀的錯覺。為了避免門裡門外人嘈狗吠的尷尬,我選擇退隱門後,讓愛狗人士與柯尼卡建立良好互動關係。

  生性迷糊的我一直以為報紙之所以上演失蹤記,是工作人員忙得忘了送,直到兒子反映許久沒收到成績單,再加上柯尼卡一日三餐食不下嚥,我這才驚覺似乎有些不對勁。

  如同電影版「向左走,向右走。」,每天習慣固定路線的我那日不知道發了什麼神經,心血來潮反道而行。當老花外加散光的我信步走入巷中,沿途四處飛散的垃圾令我嫌憎,驀然眼角餘光掃到地上已然開口的信封,我登時無法抑制地血壓飆升,怒不可遏一路自巷底撿拾殘缺不全的信箋回家。

  是誰?為了什麼?一個個疑問弄得我是草木皆兵,直到調閱監視器,看到小女娃將書包往地上一擺,從信箱中拿出報紙及信札,撕成細絲,一條一條餵食柯尼卡,我這才恍然大悟,吃了滿肚子的油墨,莫怪柯尼卡常吐得滿園到處似膽汁的東西,怒火攻心之下,我誓言:不抓到真兇,絕不輕言放棄!

  請了半天的休假,守株待兔一下午,嫌犯果不所料如期到信箱竊取信件,本以為人贓俱獲可以出口氣,熟料待問明小孩身世後,我竟沒有絲毫成就感!瘦骨嶙峋的她自父母離異後,與祖父、母同住,中風的祖母、年邁的祖父,風燭殘年自顧不暇,遑論照顧方讀小二的孫女,小女孩哭著求饒,望著她一身褪色的衣褲,我怎麼也狠不下心把她送交學校處理,除了告誡她不要再犯,我心疼地無法面對一臉驚惶的她。

如果人生能夠自己選擇,小女孩是不是可以選擇自己的父母?她可不可以決定自己的成長環境?當她無法擁有對一般孩子而言再平凡不過的家庭、父母,在失去童年的歡笑之際,一輩子活在幸福中的我,要怎麼自以為公正使者,義正詞嚴指責她的不懂事?忍不住我自忖:「究竟我們能給這些孩子什麼?好讓她一如所有的孩子般,無憂無慮的成長!」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1. 我可以了解這種苦

    我家佑佑上國中後

    自己騎單車上學

    回家的時間

    也都晚上了

    其實

    當媽媽的都是這樣

    總是擔心這

    擔心那

    我也都是這樣

    東擔心 西擔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