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隻狗

「熊熊」是一隻鬆獅混德國狼犬的大型狗,是老哥見我住在山區校舍,寒、暑假人煙稀少,特別求人割愛送給我保護人身安全用的。

初來乍到,「熊熊」帶著鬆獅犬特有的表情,既沒熱情有勁地用舌頭舔我一臉口水,也沒有佯裝快樂地搖一下掃帚似的大尾巴,反倒是瞪著黝黑的眸子,下馬威似冷冷地睨視著我。

看到牠一臉兇惡樣,我不由自主的心驚膽跳。我好生為難,學校裡三、四十個住校生,如果嚇到學生怎麼辦?可是老哥的好意我又不好意思拂逆,該如何是好?天人交戰許久,硬著頭皮,我選擇把牠留下。

把一隻「大狗」全天候關在室內,實在不人道,趁下課時間,我用鍊子牽著牠到校園散步。終於呼吸到新鮮空氣了,「熊熊」飛也似地拖著我全校跑,人被狗遛的糗樣頓時吸引了全校學生的目光。孩子們樂不可支,又是鼓掌又是大笑,看到我累得差點跟狗一樣吐著舌頭喘氣,大夥蜂擁而上搶著接手。枯燥的校園生活,因「熊熊」的闖入,頓時熱鬧非凡。

是不是血統好的狗就比較好教?我不曉得,不過「熊熊」的超凡表現,的確讓我對狗有了新體認。在室內,牠決不大、小便,內急時,牠會輕啍著通知主人,如果沒人理牠,憋急了,牠會自己推門而出,上完廁所,馬上又跑回來用爪子刨門,等你為牠開門。當牠做錯了事,一定老實承認,不會說謊,你只要看到牠的表情就能知道,牠會趴在地上,裝成一臉無辜的表情,偷偷窺視你。跟牠鬥智的時候,我真的有種感覺:除了不會說話外,牠的智商絕對不亞於人。

這麼聰明的狗,怎麼就躲不過情關?當發現自己要做阿媽時,我實在承受不了這個打擊,「熊熊」是什麼時候出去鬼混,我怎麼從來沒發現?至少,也該讓我知道誰是女婿!事已至此,就算不想承認也沒辦法,未婚媽媽牠是當定了。為了讓牠養好身子做媽媽,我和豬肉商訂貨,每個禮拜一副豬肝,燉好給「熊熊」加菜,一個月不到,牠不僅毛色愈來愈油亮,連身體也愈來愈圓滾。

「熊熊」當媽媽那天,上班前還沒有什麼異狀,五點放學,才剛打開宿舍門,就聽到屋內傳來陣陣小狗的叫聲,我興奮的探頭偷看,哇!六隻!我高興的手舞足蹈。八點鐘,九隻!九點,十一隻!我的心情因為驚訝,慢慢有些緊張了。十點,十三隻!天文數字,我開始張皇失措。十一點,「熊熊」終於拖著疲憊不堪的步伐走出房間,望著一地紅炵炵的小肉球,我幾近崩潰。外子興奮之情溢於言表,直呼不可思議,直到,他因一屋子狗奶娃的叫聲失眠到天亮,這才發覺事情實在不是傻子想的那麼簡單。

十三隻小狗,除了一隻被「熊熊」不小心踩死了,其他個個身強體壯,求生的本性,讓還沒張開眼的小狗邊叫邊四處爬行搶奶喝。一聲聲飢渴地啼哭,把我和老公吵得簡直快發了瘋。為求好好睡一覺,老公專程下山買了四個奶瓶,二罐奶粉,彷彿自己初為人父母一般,半夜三更,睡眼矇矓的二老泡好牛奶,蹲在「熊熊」面前,八隻搶得兇的小狗交給牠媽處理,剩下四隻,我和老公一人二個奶瓶,擺平其餘四隻。夜闌人靜之際,十二隻小傢伙心滿意足喝得嘖嘖有聲,我和外子二個人忍不住笑出一臉幸福。

「熊熊」初為人母的日子也好不到哪去,又是尿尿又是便便,牠一隻一隻輪流幫小狗舔得乾乾淨淨,或許,份量真的太多了些,才忙完了一圈,又得從頭開始,先前補的營養,還沒二天就用完了,牠毛失去了光澤,原來圓滾的身子也瘦得皮都垂了下來,母愛的偉大,讓人看了實在感動。

為了方便照顧,我買了一個嬰兒用的大澡盆,把所有小狗放在盆中,滿盆胖嘟嘟的小狗擠在一堆,那種可愛的模樣讓人看了真是愛不釋手,為了留下這些美好的片段,我拍掉整整一卷底片,「熊熊」信任的趴在一旁,看著我抱牠的孩子玩到欲罷不能。

可愛歸可愛,這一大群小狗食指浩繁,久了可真也吃不消,為了早日脫離苦海,小狗才剛滿月,我和外子便急著為牠們找新家。一個月的疲勞轟炸,在大家禁不住小狗可愛模樣的誘惑,爭先恐後認養下,不出數日,只剩下偌大的一個空盆。「熊熊」彷彿早有了心理準備,安靜的守在我身旁,一切好像一場夢,家裡忽然安靜下來,我反而有些失落感,無法適應了。

當了「熊熊」三年的主人,牠的靈巧與懂事讓我一直有種錯覺,彷彿除了說話外,牠和人一樣毫無差異,我終於瞭解,為什麼會有人把寵物當成孩子養。

由於工作調動,公寓中不能養狗,心中雖百般不捨,但是,為了給「熊熊」更好的生活空間,我選擇把牠留在自由不受拘束的山上,看守果園。十幾年了,當年被牠拖著滿校園飛奔,跟牠一起餵孩子的點點滴滴,一直深深藏在我的腦海中,每次翻舊相簿,我總忍不住把那一盆子小狗的照片拿給大家看,津津樂道:「曾經,我養了一隻鬆獅狗,牠一次生了十二隻小狗.!」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