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你我他

自從切除了子宮和卵巢服用荷爾蒙之後,體重直線上飆,自以為是的認定係內分泌失調所致,遂掉以輕心,直到兩腿粗到舉步維艱痛徹心扉。

某日,聯合報健康版刊出一少女經醫師診斷為象腿,做淋巴腺繞道手術成功,我這才有些疑慮,當日看到報導的親朋好友頓時剪報、簡訊如雪片般飛來,大夥紛紛建議我去找醫師檢查,我這才正視已然變形的大粗腿。

醫師在聽完我詳述病史後,微蹙雙眉問道:「開刀醫師沒有告訴妳因為淋巴結切除,下肢淋巴液無法回流,容易水腫,要穿彈性襪,或是抬高下肢嗎?」看到我一臉茫無頭緒的表情,她用心地為我解說病情的來龍去脈。陪同前往的三姐心急的追問是否有復原的可能,醫生斟酌著告知實情:「只有可能更差,好是不可能的了!」她的話並沒嚇壞我,反而讓我豁然開朗,至少我再也不用四處像無頭蒼蠅般尋訪名醫。

對於當年開刀的醫師沒告訴我癒後會有後遺症一事,我不怪她,癌症病患鮮少能豁達面對病情,或許她是為了避免我時時活在死亡陰影中,選擇讓我在不知情的狀況下快樂過日子,也因為她的用心,我才得以活在無憂無慮中,一晃就多活了十幾年。

對於醫師是否應詳實告知病人病情一事,見仁見智,我以為,只要他出發點是善意的,都該給予正面的肯定。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