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他空間飛

多年來,我執著地認定所謂子承父業、克紹箕裘,皆因父母在兒女年幼時,把自己的思想傳遞的結果,為了避免自己無意中也會強求孩子當我的影子,因此,在孩子成長的路上,我一貫採取放任的政策,希望他能在多方位的接觸中,尋到自己的喜好及世界。

孩子果不出其然地闖出自己亮麗的一片天,暗地裡為他喝采的當兒,眼見他日以繼夜不眠不休的埋首課業中,身體健康明顯出了狀況,為人母「不捨」的本性逐漸露了出來。忘了他曾摟著我的肩得意的與我分享:「我同學的父母都在主導他們的未來志願,沒一個人相信妳和爸從不干涉我的選擇,我真的蠻幸福的!」,我苦口婆心的為他踩剎車:「沒有了健康,其他全是假的!」,兒子對我的勸阻置若罔聞,繼續朝他奧林匹亞的聖地進攻。

內心交戰數百回合,我忍不住出面干預孩子的生涯規劃,建議孩子選擇可以輕鬆讀又可坐領高薪的科系,我的改變彷彿平地一聲雷,瞬間擊破親子之間的默契,兒子像隻刺蝟般的反彈:「妳不像我印象中的媽,你真確定是我媽嗎?」孩子的話讓我黯然神傷,他怎知老母親夜夜為他健康輾轉反側,在進與退之間掙扎?

既然這是他的最終抉擇,我決定尊重他,膽戰心驚選擇擔任他守護者的角色。

同事常跟我請教如何教養子女,我總是報以苦笑,大家看得到的是犬子外在亮眼的成就,看不到的是我為他緊繃的心緒。孩子不讀書,父母擔心;孩子愛讀書,父母一樣憂心。想當一個不失職的父母,真是高難度的一門學問啊!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