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尼卡….牠抓得住我

動物上好戲/「柯尼卡」抓得住我

 

這二年清算下來,可憐的黃金扁柏被牠吃掉了二棵,大姊種了十幾年、好不容易才成形的柏樹被牠啃掉了半邊,甚至連我用來刻葫蘆的茉草,牠都毫不留情,全當口香糖嚼光了……

剛搬到新家,我對左鄰右舍還不怎麼了解時,大家卻都已對我十分熟悉了,甚至連附近國中、小學的孩子都知道我們家,這一切都拜我們家對外發言「狗」米格魯的魅力無法擋所賜。

獵兔犬愛玩泥巴
草葉成了口香糖

「柯尼卡」是一隻米格魯,牠的可愛長相就像從前的電視廣告上形容的:「牠,抓得住我。」每天放學時間,我家電捲門前總會聚集一長排的人龍,只見牠既幸福又興奮,攀附在鐵門上,活像偶像與粉絲會面般,端出一張笑臉,任每個小朋友的手在牠頭上、臉上遊走,而且面面俱到的牠從不漏失任何一個人。

獵兔犬被當成寵物養,對柯尼卡而言,絕不是福氣。平常,總見到牠像發瘋似的在院子裡四處衝撞,每次只要鐵捲門一開,就可以看到牠鼻子緊貼在地,一路激動的搖著尾巴自屋子內嗅到馬路上,活脫脫是卡通中的「布魯托」,只差沒有看見獵物立即站正,豎起前爪,尾巴拉直而已。

泥土的味道是牠致命的誘惑,什麼樣的養狗教戰手冊都奈何不了牠,即使知道犯錯的後果,牠就是把持不住自己。回家時,沒見到牠的招牌動作——衝到車前迎接,大家心裡都有譜了……

出門前還一院子綠意盎然,回家後,只見滿地斷枝殘根,瓷磚地板上全是泥巴。天啊!牠竟然把我種的樹連根拔起來了。這二年清算下來,可憐的黃金扁柏被牠吃掉了二棵,大姊種了十幾年、好不容易才成形的柏樹被牠啃掉了半邊,甚至連我用來刻葫蘆的茉草,牠都毫不留情,全當口香糖嚼光了。看到我氣得變臉,牠彷彿也知道錯,馬上躺在地上四腳朝天,一副從容赴死任你宰割的態度,讓你拿牠沒轍,只能在牠肥肥的肚皮上狠狠拍二下以示警告。

打蟑螂追貓不得閒
盼好動狗真心被愛

為了不再讓牠得逞,我把花盆全搬上牆,永絕後患。這下沒好玩的了,牠開始轉移注意力,每天早上起床,車庫前的斜坡地面,一條條快被磨成粉的蠕蟲屍體處處可見,蟑螂的遺骸像站衛兵似的呈等距離排成一列。牠雖不做捉耗子的閒事,但是,牠會追著老鼠狂吠,不把鼠輩趕出地下室、趕進下水道,絕不善罷干休。

貓更是牠的眼中釘,附近空地有不少流浪貓,時常爬上牆頭漫步,此舉猶如在太歲頭上動土,於是貓狗大戰開場……一隻站在地上氣急敗壞狂吠,一隻站在牆頭一副「有種你來咬我呀」的挑釁姿態。貓難免偶有失足,在險些被咬,抱頭「貓」竄的那一刻,讓人忍不住為柯尼卡終於出了口氣而拍手叫好。

柯尼卡是隻小母狗,為了向主人示好,每次大家逗牠,牠一定來個大翻身,肚皮朝上以示臣服。偏偏咱家年輕一代清一色是男丁,每當牠肚皮朝上要人為牠搔癢時,就會被翻正,還義正詞嚴教訓一頓:「女孩子家要端莊,姿勢不雅會被人笑。」在一旁的我,每每聽到他們的「對話」都笑到不行。

卻沒想到,那一天,車子入庫,柯尼卡乘機衝出大門,從此不見蹤影。為此,一夥人像瘋子似的日以繼夜四處找尋,連流浪動物之家都跑了好幾回,只可惜再也沒能見到牠。

少了牠的日子,家裡安靜得令人悵然若失。老哥怕我難過,想再幫我弄隻小土狗回來養,被我一口回絕了。養動物跟養孩子是一樣的,會日久生情,更何況狗的壽命比人短,我不想再次承受生離死別的滋味。

「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我把柯尼卡的照片存成電腦桌面,牠可愛、調皮搗蛋的模樣永遠活在我心裡。期望牠的第二任主人能真心愛牠,只要牠過得幸福,我就沒有遺憾了。

●本文為聯合報寫作班學員佳作

【2010/06/19 聯合報】 @ http://udn.com/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