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他們一個愛的擁抱

四川大地震過後,每天,電視上不斷播放災區的訊息,災民錐心泣血的哭號讓人聞人鼻酸;為了堰塞湖隨時可能潰堤,滿山遍野黑壓壓一片攜家帶眷逃難的人潮,更是令人看了更是紅了眼眶。原已逐漸褪色的九二一場景,再度新活的回到眼前,對於流離失所的難民無助地心情,我感同身受。

我永遠忘不了地震當夜奪門而出,躱在車上全身不由自主抖到天明的恐懼;更忘不了幾條路之隔,因音訊全斷,不知家人是否安然無恙的焦心;小孩的哭叫聲,川流不息的救護車尖銳的鳴笛聲,那種不知自己下一分鐘會發生什麼事的無助,對人的折磨儼然超過各種酷刑。

天明後,終於見到親人,大家恍若隔世般緊緊擁抱在一起,雖然所有人的家全都變成危樓無法居住,但是,在一剎那,只要活著就好,其它都是身外物的豁達心境,至今記憶猶新。

較一般露宿公園住在帳蓬的災民,我算是非常幸福的,在學校校長及老師的熱心協助下,三家九口人齊集在學校宿舍席地而臥,得以免除風吹日曬雨淋之苦。然而,驚嚇過度的我卻是徹夜無法闔眼,稍有餘震,就無法自禁的全身發抖。幾天幾夜下來,我整個人都瓦解了,震後創傷症候群嚴重到讓我對未來不懷任何希望,甚至心想與其每天擔驚受怕,不如一了百了死了算了。

自地震後,我完全沒辦法站在超過一樓高度的地方,學校非常體諒也非常照顧我,讓我安心地待在教務處幫忙,圖書館關閉了近二個月,直到我能有勇氣再度回到三樓。

這一段時間裡,靜英老師不辭勞苦每天到圖書館教我畫國畫,還規定返家作業,當時,我不能體會她的用心良苦,直覺上認為,我都已經夠煩了,為什麼她這時候要我畫畫?但礙於她的熱心,我不好意思推辭,只好努力的做作業。殊不知在專心描繪之際,在臨摩花鳥之間,我可以暫時忘卻所有煩憂,日復一日,終於擺脫創傷症候群的陰霾。

據報導四川震災後,缺乏心理醫師,由其是失去依怙的孩子,夜夜作惡夢哭喊,我彷彿看到了當年的自己。對靜英老師當年不求回報,一路陪我走過人生低潮的恩情,我更是銘記在心。在全國為災民踴躍募款之際,我忍不住想呼籲,除了金錢援助外,災後心理重建的路才更是艱辛與長遠,如何助他們走出傷痛,這需要的更多有愛心的人。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1. 女人結了婚就換上一個身分

    而男人依舊在做他原來的自己

    溝通是必要的,但也要對方願意溝通

    有一句台灣諺語~做到歹田望後冬,嫁到歹尪(娶到歹某)一世人

    一輩子真就這麼過了嗎

    還是要再想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